凤鸣轩小说 > 巧妃勾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老者虽老,身形矫健,他一把抱起高大健硕的齐尔伦,将他倒挂在马背上,将缰绳交给爱徒。

  房匀萝同时甩动两条缰绳,两匹黑马听话的并驾齐驱朝前奔去。

  老者则施展蝶影幻位的轻功尾随于后。

  奔驰一阵之后,他们发现了一处水源,水源旁有几顶倒塌的帐棚,还有几枝写着一齐」的军旗散落在地。

  「师父,唐营想必被突袭,才会来不及拔营,我们就在此地为他疗伤吧!」房匀萝将马牵至河边,让马儿自行喝水吃草。

  老者扛起齐尔伦走进一顶半塌的帐棚内,脱下他的盔甲。「由此人的穿着看来,他必定是个将领,且英勇过人。」

  「的确是英勇过人,尸横遍野,唯他独活。」房匀萝背转过身,不敢看赤身裸体的他。

  「萝儿,转过身来。当个医者,便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除了望闻问切外,还得裹伤擦药。」这裹伤擦药就会有肌肤之亲。

  房匀萝吐了吐舌才转过身,再缓缓的将目光移到他的胸膛上。「天啊!他怎么中了这么多刀还能活?」刀刀见骨。

  「所以我说他英勇过人。」老者突地起身走向帐外,出帐棚前丢下一句:「他是你的病人了!」

  「师父。」

  见师父离去,房匀萝只好无奈的靠向前为他清洗伤口、检查伤口、敷药止血。忙了两个时辰,师父当真的都没进来帮她。

  她知道师父是故意的,她们四个师姊妹跟着师父和师祖习医多年,已得长白怪医的真传;唯独为男人裹伤擦药的事,她们四个师姊妹不做。

  这次只有她随师父下山找寻奇花异卉,其他师姊妹皆留在长白山上与师祖提炼丹药。

  她挥挥淋漓香汗,出手解开了老者刚刚为他点住的穴,让血路开始顺畅,然后走出帐外。

  「师父,您竟然如此悠哉的在这里睡觉,放徒儿一人忙着,您的良心哪里去了?」

  「没良心的是你这丫头,人家的伤本来不是那么严重的,是你策马拖着人家跑,我若不让你医他,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这唐营失了大将我可不管,我是怕你终生良心难安。」

  「那徒儿是要谢谢师父了?」

  「师徒一场,不用太客气。」怪医除医术怪,个性更具顽性。

  言 她们四个师姊妹都是大家闺秀,如今受他们薰陶、潜移默化之下,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情 她微嘟着嘴,偷偷瞅着老者说道:「师父,我怕我医不好他,会毁了长白怪医一世英名。」

  小 老者一听,立刻奔入帐内,检查他爱徒是否医治得当;不是他不相信她的医术,是怕她不愿为男人裹伤,当真丢了这男人的命。

  说 他也不是真怕她毁了长白怪医一世英名,而是怕对不起先列师祖们,更不想落个教徒不严、传医不精的罪名。

  独 直至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被爱徒将了一军,而他也只能认栽。她是他调教出来的不是吗?

  家 房匀萝也进入帐内,倩笑道:「师父,下次的药让您换,否则我真的会医死他。」她就是不习惯见赤身裸体的男人。

  想设计他?「兄弟,你若死了,千万不要找我,找那个你抓住脚踝的人。」说完,老者哈哈大笑走出帐棚。

  「师父,您就不怕您老了没人伺候您?」其实师父够老了,师祖更老,却从来没要她们师姊妹服侍过。

  房匀萝正想跟出去,齐尔伦在此时发出了声音。

  「水、水……」

  无奈的她只好取来水壶,缓缓将水灌进他嘴里。

  面对面的喂他喝水,房匀萝这才发现他还相当年轻,且英俊挺拔、器宇非凡,还拥有大漠男儿深峻立体的五官,她不禁看傻了眼。

  只是,他应有着异族血统,怎么会是唐将?

  管他的,救人又不分种族,她继续将水缓缓灌进他嘴里,并为他轻轻擦拭唇边的水滴。

  而喝了水的齐尔伦闻到一股特有的异香,似花香、似草香,吸进那淡薄的异香,他渐渐恢复了神智。

  黄昏的大漠,天色渐暗,已趋寒冷,帐棚内已呈昏暗。

  齐尔伦睁开眼,在昏暗中他见到一个女子坐在他身边,他看不清她的容貌,只有那股异香偶尔掠过他鼻下。

  「姑娘……」他以为自己已死。他带领一小队人马探查作战路线,却遭突厥夜半偷袭,他的人马虽死伤惨重,但突厥也被尽数歼灭,而他还活着,表示他在此役中获胜。

  「公子的伤势已无大碍,但需少言养气。」

  此时,远方传来马蹄声,房匀萝起身走出帐外。

  「萝儿,有唐军前来,我们可以走了。」老者已上了马。

  「师父,您等我一下。」房匀萝奔进帐棚,将二瓶药罐塞到齐尔伦手中。「这药粉敷伤用,药丸内服,你可是第一个让我裹伤的男人,千万不可死去,否则我一世英名将毁在你手里。」说完,她奔出帐外上马离去。

  她要继承师父衣钵,就要开始缔造属于她自己的英名。

  「姑娘!」齐尔伦伸手抓了个空。

  一世英名?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第1章(2)

  贞观四年(西元六三○年)

  唐终灭东突厥,西北各族君主亦纷纷归顺,并向唐太宗献上「天可汗」的称号,唐朝因此成为东亚国际盟主。

  唐太宗征战多年,终于收服突厥,龙心大悦,一道圣旨快马加鞭直下边疆,重重犒赏有功将领。

  宫内太监连公公一下马,立刻进入阵前大元帅齐尔伦的营帐内。

  他手中圣旨一抖,立刻朗声宣道:「阵前大元帅齐尔伦接旨。」

  齐尔伦一撩马褂、单膝向前一跪,身形依旧高大慑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阵前大元帅齐尔伦英勇降突厥功在社稷,今日旨下,封为太原郡王,子子孙孙世袭爵位,定居太原,掌兵权、戍守边疆、保卫京畿;赐王爷府一座、良田千亩、黄金三十万两,并赐婚与丞相房玄龄之女房匀萝完婚,钦此,谢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