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巧妃勾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不是你无法相信我,是你早就想立韵姨娘为妃。」

  那是过去的事了,她竟拿这件事来污蔑他!「收回你的话。」

  「我说的是事实。你答应过我,若你哪天不再宠我,愿意让我自由的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韵姨娘要王妃的位置,我可以拱手相让,为何要这样陷害我?我要你还我清白,让我出王府。」

  愈说愈离谱!「是你自己让妒意蒙蔽了心,竟然说我陷害你!想出王府,想都别想,我会继续宠你。」

  「你是负心汉、薄情郎,我不会乖乖地坐以待毙。」房匀萝出手想点住他的穴,挟住他去救锦绣,然后一走了之。

  齐尔伦及时扣住她的手腕,反点了她的穴;她虽能动弹,全身却柔软无力,他在她跌到之前接住她的身子。

  「你说我是负心汉、薄情郎!可我却那么的想你。」他一把抱起她走到屏风后面,直接将她丢入浴桶里。

  「你想做什么?淹死人非英雄所为,要嘛你就「刀杀了我。」害她喝了好几口水。

  「淹死你?」齐尔伦一听大笑出声。这就是他的萝儿,她的至情至性、她的言语,总让他心情大好。

  他顾不得她是不是妒妇,他一心只想保住她的小命,管她犯下什么滔天大罪,他依旧想要她。

  一萝儿,我是要帮你洗澡。」她在牢房里,应该有好几天没洗澡了吧,但她身上的香味依然清新。

  他脱下外袍跨进浴桶,也把她脱个精光。

  「你是想把我洗得干干净净的,免得我死得太难看是不是?」她真的搞不清楚他想做什么。

  「我不会让你死,以后你得夜夜来侍寝,白天回去坐牢。」他将她抱进怀里,满足这几日身心的落寞与痛楚。

  「齐尔伦!」他当她是什么?

  「本王准你直呼本王的名讳。」齐尔伦故意无视她的怒气,覆上她的唇,饥渴的吸吮着。

  房匀萝灵机一动,她将柔软无力的手搭在他的脖子上,热切的回吻他。「王爷,解开我的穴道,我就好好服侍你。」

  肯定是虚与委蛇!她的脑袋瓜子在想什么,他怎么会猜不到。「先好好伺候我,我再决定要不要解开你的穴道。」

  房匀萝停下了吻,狠狠的瞅着他,「老奸巨猾。」

  齐尔伦又被她逗笑了,他轻浮的道:「要不要随便你,要不然我伺候你也可以,我乐于伺候你。」

  房匀萝嘟着嘴,注视他半晌,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送上自己的唇。

  齐尔伦泰然的靠在桶边,享受着她半生不熟的挑逗技巧。

  她的一碰一触、一亲一吻,纵使青涩也能勾起他最炽热的反应。

  房匀萝挑逗着他,也挑起自己对他的恋慕,她渐渐的停下所有的动作,静静的趴在他身上,倾听他的心跳。

  这一刻,她希望化作永远。

  齐尔伦轻抚她的背,满足的吸进一阵一阵的幽香,直至水温变冷,他才抱起她回到床上。

  艾立在门外听着齐尔伦的笑声,看着连日来齐尔伦第一次吹熄的烛火,想着齐尔伦不再夜夜藉酒浇愁,他也对着明月痴痴的笑着。

  「你食言而肥。」房匀萝气红了脸。她昨夜使尽浑身解数伺候他,他竟在享受完后还是不解开她的穴道。

  他不解她的穴,她就无法点穴,更无法使用金针飞穴及施展轻功,那她如何能逃?

  齐尔伦轻啜她娇嫩的粉颊、她嘟得高高的樱桃小嘴,「我怕你逃走。你只要夜夜如此服侍我,有一天我会解开你的穴道的。」

  昨夜简直是销了他的魂。

  「我不再相信你的话。我跟你说,我没害你的王妃流产,你最好相信我,放了我和锦绣,我要出王府。」

  「出王府?想都别想。」

  「那你杀了我好了。」

  「杀了你?那更别想。」

  泪水顿时盈满她的眼眶,细白的柔荑无力的捶打着他宽阔的胸膛,满腹委屈的道:「那你到底想怎样?你根本是把我当成你暖床的工具,你根本对我无情又无义;你答应不碰我又来招惹我,现在又休了我。」

  齐尔伦注视着她娇弱的另一面,爱怜的将她拥进怀里。「乖,你乖乖的听我说。杀人本该偿命的,我休了你是为了保全你的命,我会找适用的法令减短你的刑期;出来后,你当我的妾。」

  「你没审没问就认为是我做的,还讲得冠冕堂皇,你好过分!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早晚会逃出这太原郡王府。」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更不可能解开你的穴,你永远都得给我待在这太原郡王府。」

  「你强留我到底是为什么?」

  「我就是要你留在我身边,除了你,没有女人能引起我的兴趣。」他据实以告。

  「放开我。」他果然是把她当成暖床的工具。

  「休想。」

  「我恨你!」她流下了泪,轻轻啜泣着。

  恨他?那就让她恨吧!

  齐尔伦任由她哭泣,不予理会。为了惩罚她的不听话,他粗暴的在她洁白的肌肤上烙下数不清的红印。

  接着,他攫住她的红唇,如狂风巨浪般肆虐了她一阵之后,再一次得到满足的他才帮她穿上衣服,命艾立将她带回大牢。

  第10章(1)

  「白天坐牢,晚上伺候王爷?」兰韵简直是欲哭无泪,「翠儿,这种情况有多久了?」

  「回王妃,半个月有了。」

  翠儿是兰韵当上王妃后另外挑的贴身丫鬟,比秋月还机伶,她老觉得秋月不够贴心。

  「半个月?」

  「是。」

  「夜夜吗?」兰韵咬牙切齿的道。

  「回王妃,夜夜。」

  「跟我到大牢去。」

  「是。」

  兰韵带着翠儿便往大牢去。

  而秋月三天两头便往大牢跑,她自然知道房匀萝依旧受着王爷的宠,这让她的良心稍安了些。如今兰韵知道了这件事,她知道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便随着她们身后「起进了大牢,躲在角落。

  「小姐,是韵姨娘,她「定是来找麻烦的。」锦绣轻推着在木板床上休息的房匀萝说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