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巧妃勾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兰韵?」房匀萝起了身。她知道她夜夜侍寝的事早晚会被她知道,而她也希望她知道,她得跟她谈谈,也许她会愿意放她出王府。

  齐尔伦要在晚上才会解开她的穴道,回大牢前又封住她的穴,她根本无法逃走。

  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她不想让齐尔伦知道她怀孕的事;他都休了她了,又怎会要她的孩子。但日子拖久了,肚子总会大,他早晚一定会知道,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见到王妃还不下跪!」翠儿高声喊着。

  房匀萝和锦绣默默无语的看着她们,当翠儿是疯狗乱叫。

  「你们实在是太无礼了,还不快快下跪!」翠儿狗仗人势,见没人理她,她气得再次喊道。

  见她们又没反应,翠儿正想大肆发作一番,兰韵制止了她。

  「翠儿,她可能还以为自己是王妃,我会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王妃。去叫人把牢门打开。」

  「是。」翠儿瞟了她们一眼才往外走。

  「兰韵,谁是王妃不重要,我希望你能放我们出王府,王妃的位置我可以永远让给你。」房匀萝说道。

  「你会舍得出王府?白天坐牢,晚上伺候王爷,这哪像坐牢?古来只怕只有你一人。」

  「你让我出王府,就不需要担心我会占了王爷。」

  「我会让你出王府,但是是抬着出去,不是走着出去。」

  「你想动用私刑?」

  「我身为太原郡王妃,教训不知廉耻的罪妇,怎么会是动用私刑?」

  「韵姨娘,你别乱来,我家小姐她……」锦绣欲言又止。

  「锦绣。」房匀萝朝她使了个眼色,她知道锦绣要说什么。她怀孕的事,绝不能让兰韵知道,她会挟怨报复。

  侍卫此时走了进来。「请问王妃有什么吩咐?」

  「把牢门打开。」

  「是。」他将牢门打了开来。

  「把她给我拖出来,铐在刑求台上。」兰韵指着房匀萝。

  「是。」侍卫立刻走进牢房要将房匀萝拖出来。

  锦绣护在房匀萝面前,「不可以!」

  侍卫一把将锦绣推向墙角,拖着房匀萝往外走。

  房匀萝被封了穴本就娇弱无力,再加上怀孕气虚,她只能被拖着走,硬被拖上刑求台。

  锦绣爬起身,朝侍卫冲了过去,抓住他拿着铁链的手。「你若伤了我家小姐,王爷一定不会饶过你。」

  侍卫一听,胆战的放下铁链,唯恐锦绣所言属实。

  「侍卫,你是听我的还是听她的?快动手,不然我第一个不会饶过你!」兰韵怒喊着。

  侍卫犹豫了一下,奋力推开锦绣。

  锦绣往后踉跄了几步,撞到墙壁后昏厥不起。

  「言 锦绣!」房匀萝有气无力的喊着。她无法挣脱侍卫,双手已被他铐在刑求台上。

  「情 兰韵,你究竟想怎样?」任人宰割的滋味令人恐慌,房匀萝第一次尝到手脚发软的滋味。

  「小 想给你一点教训。」兰韵恐吓道。

  「说 你不能对我动用私刑,我没有害你流产,更不想霸占着王爷。」房匀萝看到兰韵眼中的妒火。

  「独 是啊!只要你出了这王府,就不会再霸占着王爷了!」

  「家 你放了我,我马上走。」

  「我会放了你,然后让人抬你出去。」兰韵冷冷的道。

  「你……」她虚软了,她肯定逃不过此劫。

  兰韵走到刑求台旁拿起鞭子,在她面前试着甩了两下,那挥鞭而出的咻咻声令人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秋月一路狂奔到前厅,无论如何她得找王爷去救王妃。

  「艾总管,我要见王爷。」她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王爷现在正忙着,他在接见节度使和地方官员。」

  「艾总管,我一定要见王爷,王妃有危险。」秋月急急的说。

  「王妃有什么危险?」艾立一副事不关己的问着。对于兰韵成了王妃后的嚣张跋扈,他早就看不顺眼。

  「王妃她可能会被王妃刑求。」

  艾立先是听得一头雾水,脑筋一转很快的意会过来。「在这里等着。」若事关前王妃,那他就不得不谨慎。

  艾立进了前厅,直接走到齐尔伦身旁。「王爷,借一步说话。」

  「请各位稍待本王片刻。」齐尔伦起身朝众人说道,然后走出前厅。

  秋月一见齐尔伦走出前厅,立刻迎上前,双膝跪了下去。「王爷,请您移驾大牢,王妃她可能会被王妃刑求。」

  齐尔伦一听便懂她在说些什么。「艾立,立刻带我的命令前去大牢告诉王妃,没本王的命令,谁都不准动前王妃一根寒毛。」他绝不允许她有半点差池。

  「属下遵命。」

  「王爷,奴婢斗胆,请王爷亲自走一趟,艾总管可能阻止不了王妃。」兰韵那气势犹如山洪爆发。

  「艾立是带着我的命令,她敢不服从?」

  「王爷,您有所不知,王妃她……」她为了王妃之位,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杀掉,她还有什么不敢的。

  「秋月,把话说清楚。」

  秋月先是惊愣一下,接着胸一挺、头一抬,一副视死如归的道:「王爷,王妃并没害韵姨娘流产。」

  齐尔伦精亮的棕眸微微一眯,瞬间转成深邃幽暗。「继续说。」

  「王爷,王妃端给韵姨娘的药的确是安胎药,是韵姨娘要奴婢去买堕胎药嫁祸给王妃的。」

  「该死的奴才。」竟让他误会了房匀萝,让她吃了那么多苦。齐尔伦一掌就要往秋月头顶打下去。

  「王爷请三思,秋月是人证。」艾立及时阻止了那一掌。

  「王爷,奴婢也很尊重王妃,奴婢也不想这么做,可是韵姨娘威胁奴婢,奴婢若不做,韵姨娘就要将奴婢嫁给膳房的老魏,奴婢宁死也不要嫁给老魏。」她害怕的哭泣着。

  「艾立,跟那些地方官员说本王有重要的事要处理,让他们先退下,有事他日再议。」

  「属下遵命。」

  第10章(2)

  兰韵拿着鞭子在房匀萝身边绕来绕去,有时抽在地上,有时抽在铁窗上,刻意要让她恐慌求饶。

  房匀萝闭上双眼不愿看她,她知道兰韵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要自己彻底的败在她手上吗?这就是争宠下的后遗症。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