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巧妃勾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她此刻绝承受不住她的一鞭,但她绝不会开口求饶。

  兰韵见她紧闭双眼,根本是不屑于她,她也不想再磨蹭,站在她的背后说道:

  「都已是阶下囚了还这么高傲,一定是让王爷给宠坏,我今天要让你知道谁才是太原郡王妃。」她挥动鞭子,一鞭狠狠的抽在房匀萝背上。

  火辣辣的痛楚从背部传来,房匀萝失声尖叫昏厥过去。

  锦绣被这声尖叫惊醒过来,她立刻站起身挡在兰韵身前,「我家小姐有了王爷的骨肉,你最好快住手。」

  锦绣不说还好,这一说让兰韵更有理由鞭打她;她的孩子都没了,她非得打掉她腹中的胎儿不可。

  「侍卫,把这丫头给我关起来。」

  侍卫见兰韵如此剽悍,只能听命行事,将锦绣拖进牢房关了起来。

  「韵姨娘,你要打就打我,不要打我家小姐。小姐……」她又气又跳又紧张,眼泪如洪水泻洪般流下。

  兰韵又挥动一鞭,鞭长未及房匀萝的背时,一把飞刀射断了鞭尾后,飞插在墙壁上。

  齐尔伦纵身到兰韵身边,左右各给一个巴掌,打得她七荤八素,跌坐在地。

  「艾立,将人给我拿下。」他迅速抱起房匀萝,解开她手上的铁链,解开她的穴道,飞奔出牢房。

  十五天后

  夜黑风高、夜深人静之际,两个女人提着包袱,穿过几个回廊,来到王府后院的一道小门前。

  轻轻的打开小门,两个女人正想跨过门槛……

  「你们要去哪里?」

  「艾总管!」两人在心里大喊糟了。

  锦绣和秋月被艾立带回了东翼。

  齐尔伦手中拿着一封信,看着人去楼空的东翼,再转头看看她们,厉声问道:

  「王妃人呢?」

  房匀萝恢复王妃的身分后反而闷闷不乐,他以为她是怀孕害喜所引起的;不料他百般关心宠溺,她竟留书出走。

  「王爷,王妃说她在信中交代清楚了。」锦绣回道。

  「她根本没交代清楚!」他怒吼着。她是在信中胡说八道,说什么他并不爱她,说他终会再纳妾,说他根本不爱她的孩子,说她宁可隐居山中也不愿老苦深深侯门中。

  天晓得他有多爱她,他终于明白她说的唯一的爱,他今生今世只想拥有她,他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跟她表达,而她竟就这样弃他而去。

  他一知道她怀了孕,心中那份喜悦就像有了糖吃的小孩一般,跟知道兰韵怀孕的情况是完全不同。

  两人一见王爷发怒,双膝随即跪地。

  「王妃到底去了哪里?你们又要去哪里?最好实话实说,否则我把你们两个一起许给老魏。」齐尔伦威吓道。

  府中仆役众多,他本不知老魏是何许人也,在审兰韵的案子时,他好奇的传来一看,才知秋月在怕什么。于是他饶了秋月的罪,将她给了房匀萝。

  「王爷,不要,我们说就是了!王妃说要回长白山去,她命我们两人回丞相府,并要我们将金牌和信交给丞相,再交给皇太后。」

  「什么金牌和信?」

  锦绣从怀中掏出金牌和信交给齐尔伦。

  齐尔伦将信打开一看,终于知道房匀萝意欲何为。

  他不会让她如愿以偿,她今生都别想逃离他,她是他的妻。

  「王爷,我们全实话实说了,求王爷不要把我们许给老魏。」锦绣求饶道。

  「把秋月许给颜岳,把你许给艾立如何?」

  两人顿时红了脸,欣喜之色全写在脸上,却又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要谢我,这是王妃跟本王提的,所以要王妃回来,这婚事才会成,要不就两个一起嫁给老魏。」说完,他没收了金牌和信走出东翼。

  房匀萝躲在屋顶上根本还没走,没见秋月和锦绣出王府,她哪能安心的一走了之?现在那两个丫头的终生幸福又操在她手中,她更是走不了。

  她施展轻功随齐尔伦回到南翼,偷偷的进了他的房,想先取走金牌和信,毕竟那是她的护身符。

  她身上的香味暴露她的行踪,齐尔伦循着香味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身形一转将她压在床上。

  「王妃,本王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曾做过一个梦?」

  房匀萝起了好奇之心,「什么梦?」

  「我梦见自己带着你驰骋于大漠草原之中、住在万紫千红的石洞中,我练武、你炼药,不亦乐乎。」

  「王爷,真的吗?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我们可以让梦成真。现在是太平盛世,边疆无战事,我们可以逍逍遥遥的过日子。」

  「就你跟我,没有其他侍妾?」

  「我今生今世只要你,也唯有你。」

  「什么为证?」

  「明月……」

  房匀萝挡住他的嘴,「你背信过明月。」

  齐尔伦拿下她的手,覆上她的唇,在她唇边细细诉道:「那也是因为你,因为你我才背信于明月,所以我心日月可监。」

  黑暗中,句句甜言蜜语从四片相接的唇中逸出……

  —本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