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赝品娘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丹黎儿一见,连忙交代道:「莞儿,拔箭就拔箭,不可以故意使坏。」

  丹莞儿挑了挑秀眉、嘟了嘟嘴,一脸被看透了的不悦模样。

  丹黎儿太聪明了,她是大家眼中的智多星,而且总是有办法看透她的心思。

  「我只是想把箭往里面插深一点,他如果还会哼,那表示有救;如果连哼都不会哼,那你就不用浪费时间了。」被看破了心思,丹莞儿索性不隐瞒。

  「本来有救,再被你这么一插就没救了……好好拔喔,你要是使坏害死了他,我就跟爹讲。」丹黎儿威胁道。

  「好好拔就好好拔,不准威胁我!」她最讨厌人家威胁她了。丹莞儿心不甘情不愿的边说著,边将箭拔了出来。

  大量鲜血随著箭被拔出而涌了出来,丹黎儿立刻将药草往伤口上敷、压紧,再要丹莞儿帮忙用她和喜佳的腰带替他裹住伤口。

  「姐,你那三脚猫的医术能救得活他吗?」丹莞儿总认为丹黎儿的医术根本不叫医术。

  「我也不知道,这附近部落的勇士受箭伤都是我救活的,应该可以吧。可对这个人我没把握,因为我不知道他受箭伤多久了?」

  丹莞儿摸摸男人衣服上的血迹,「我看好像很久了,血都凝固了。姐,我来挖洞好不好?我们帮他做一个很漂亮的坟,旁边种满了花,上头扑满了小石子,像我们小时候替阿海做的那样。」

  阿海是一只忠心的狗,为了救她们姐妹俩被蛇给咬死,丹黎儿便带著丹莞儿为它做了一座漂亮的坟谢谢它。

  丹黎儿知道妹妹找她造坟是因为想玩而罔顾人命,妹妹这样的心态真的是很要不得,她不得不严厉的说说妹妹。

  「莞儿,你想玩也不能拿人命开玩笑,万一他还有救,结果被你给害死了,他一定会化作厉鬼来找你索命。」

  化作厉鬼来找她索命?丹莞儿一听,有些害怕又逞强的回道:「我……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又不认识他,干嘛替他造坟啊!」

  丹莞儿貌美如花,从小便被大家宠著,因此被宠成骄纵跋扈、不知轻重的个性,可还不至于是非不分,只是需要人提点,否则她凡事会先以自己的想法为主,接著再分是非。

  「以后想做什么之前要先想想这么做对不对?不可以老凭自己的喜好,否则你早晚会闯祸。」见妹妹怕了,丹黎儿也放软了声音。

  丹莞儿抬眸看了姐姐一眼;尽管她没说什么,不过丹黎儿还是从她的眼中知道妹妹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莞儿,你现在去找水来喂他喝。我刚刚看到那边有一棵结满果子的树,好像是我要找的灵果,我过去摘来喂他吃。」

  丹黎儿下到这山谷找灵果很多次了,依药书上记载,这山谷刚好是灵果的生长环境,所以有不少灵果。

  「什么啊?叫本公主去替他找水?这地方去哪里找水啊?」丹莞儿不甘愿的咕哝著。

  「莞儿,救人要紧,不要使性子了,快去!」丹黎儿再次说道。

  丹莞儿翻了翻白眼,「好吧,看在他长得这么俊俏的份上,我去找水来喂他喝,然后呛死他。」后面那句话其实是无心的。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不一会儿,丹黎儿和丹莞儿陆续回到男人身边,分别喂男人喝下水、吃下果子。

  「姐,我找水来了,也喂他喝下了,若没我的事的话,我要走了。」丹莞儿觉得好无趣,想走人了。

  「莞儿,不能把他丢在这里……莞儿,不要走啊,你得帮我把他弄上去!」

  尽管丹黎儿喊著,丹莞儿还是充耳未闻,迳自离去。

  丹黎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丹莞儿说要走,就算她跑去拉住她还是拉不住的,她为所欲为惯了。

  低头看了男人一眼,她为他担忧了起来。

  这大漠早晚温差大,不能把他丢在这里,可这山谷的出口是在她从没去过的那一头,她猜距离这里肯定有一段路,加上杂草丛生,她要过去也很困难。这下她到底该怎么带他离开这里?

  看来,得让喜佳回族里去找几个男人把他背离这里。

  她站起身就要去喊喜佳,男人却在此时发出了声音。

  「冷……」

  他喊冷?他有反应了?那灵果真的有效?丹黎儿又蹲下身,抚著他的额头,测著他的体温。

  他的体温因为伤口的关系骤然降低,他刚刚是因为昏迷才不觉得冷,如今他恢复了意识,第一个感觉自然就是觉得冷。

  「公子,你忍耐一下,我再喂你吃一颗灵果,体温应该很快就会升高。」语罢,丹黎儿将一颗灵果塞到男人嘴里。

  男人的嘴唇感受到丹黎儿小手的温暖,伸手拉住她的手,紧贴在胸前,试图汲取一些温暖。

  被他突然一拉,猝不及防的丹黎儿跌趴在他的身上。

  一阵温暖覆盖了下来,正是男人所需要的,他下意识里紧紧的抱住她。

  天哪!男女授受不亲,他不可以这么抱她,况且她已经名花有主了。丹黎儿怒力要挣开,却被他抱得更紧。

  「公子,我知道你冷,可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这样抱著我……」说了也是白说,这男人处在意识不清的状态,根本什么都听不见,她到底该怎么处理他才好?

  「天哪!」他的手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丹黎儿瞠目结舌的看著男人那只侵犯她的手。

  男人因为冷,不知何时把手伸进丹黎儿没系腰带的衣内寻求温暖,最后将手摆在她的柔软之间;丹黎儿因为乱了思绪,后知后觉地发现。

  「公、公子,你……你在做什么?你、你……醒醒啊!」丹黎儿吓得不敢乱动,因为她一动,肌肤便会和他的手产生摩擦。

  她伸手进自己的衣内,准备要拉出男人的手;男人的头在此时不安分了起来,把头窝进她的颈窝内,紧紧的贴住她的肌肤,冰冷和温热在刹那间交融成一种不讨厌的感觉。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