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赝品娘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尽管这种感觉不讨厌,丹黎儿还是得推开他,可不论她怎么推都不能撼动他的手、他的意识、他的头分毫。

  「嗯……」男人轻声呻吟。

  丹黎儿以为他有反应了,连忙又推他。「喂,你的手先放开,我去找人来背你上去。」

  「嗯……」男人只是再度轻嗯了声,手完全没有收回的意思。

  丹黎儿这才听出他的声音充满了满足,是因为他得到了温暖,而不是听到她说的话。

  丹黎儿再度陷入手足无措的状态中,她刻意忽略他的手以及颈间的感觉,正要定下心来想想该怎么办时,男人像是在闻什么似的,在丹黎儿的颈项处、脸颊磨蹭著。

  天哪!他在干什么?好像越来越得寸进尺了?丹黎儿的身体因为他亲密的举动而僵住。

  他接下来会不会对她做出什么逾矩的事啊?丹黎儿担忧的想著。

  不行,她得叫喜佳下来帮她。

  她正要开口喊喜佳,一阵男人的说话声和一群人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来人!快!大家快四处找找,另一队的人封住出口……王上的马把我们带到这里,王上应该是在这附近!」

  「是!」众声回道。

  丹黎儿一听,知道这群人应该是来找这个男人的,现下她衣衫不整,要是让一群男人看到还得了?

  想到这儿,她身子有了警觉性的反应,让她有力气拿开男人的手,接著迅速起身到树丛后面躲起来。

  这男人若真的是这群人要找的人,那他很有可能是麟族的国王。

  她会这么认为,是因为她认识麒族的国王。

  这高原之上,大小族群并立,看似各有其主,实际上真正主导大漠繁华的是位于西边的麒族和南边的麟族。

  麒族和麟族是这高原之上最大的两个民族,它们占地最为广阔、人民最为富裕、战力最为坚强,也唯有它们两族拥有宏伟壮观的宫廷和规划完整的城市。

  因此,高原上的小部落,每年都会定时向麒族和麟族朝贡,尊其为王,以求和平共处及平等贸易。

  这些小部落定期向麒族和麟族朝贡的贡品和数目都是一样的,他们如果给麒族百头牛,绝不敢给麟族九十九头或是一百零一头;如果给麒族马,就绝不敢给麟族牛;贡品若是女人,除非是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否则绝不以女人为贡品,除非是麒族和麟族国王亲自下帖要求。

  这些部落如此战战兢兢于朝贡的数量和物品,是因为这些数量和物品,足以平衡两边的冲突。

  若是两边朝贡的数目、贡品不同,都可能被麒族和麟族误认为自己的地位不如对方,或是对方使了什么伎俩故意让自己难堪而发动战争。

  麒族和麟族的国王因为唯我独尊的心态,向来水火不容,几百年以来,因大小缘故动过无数干戈;两方一旦大动干戈、兵戎相见,这些小部落就被迫宣示效忠,参与战争,战火也因此扩大至整片大漠。

  因此,所有的部落对上贡一事才会这么战战兢兢。

  麒族和麟族最近一场战役是发生在十几年前,当时有个小族就因为献女被灭了。原因是该族的公主长得国色天香,该族族长将女儿献给其中一族未立王后的国王,企图让女儿能有机会成为王后,没想到却引起双方战火;后来是这名公主自杀,这场战火才在血染整个大漠前停止。

  因此,麒族和麟族能否和平相处,关系著大漠上的人民是否能安居乐业,也关系著大漠的兴衰。

  照理说麒麟皆为传说中的吉祥仁兽,他们的存在该是为大家带来和平,而不是战祸,真不知道他们为何不能和平相处?

  两年前,麒族和麟族先后有年轻的新国王登基,这两个新国王是好是坏大家还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从他们登基至目前为止,原本安居乐业的生活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一如以往。

  而能维持原来安居乐业、和平无争的生活,也是这大漠上人民最大的愿望,更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千秋万世。

  因为丹黎儿懂药草的关系,她被麒族一名大臣找进宫里替麒族国王治病,因此认识了麒族国王,也知道麒族国王是个好国王,至于麟族国王是个什么样的国王她就不知道了。

  而这个男人若真是麟族国王,他遭到暗算掉落山谷绝对是大事一件,一个搞不好,可能会引发战事;万一那些来找他的人误以为他中箭一事和她有关系,那丹尔族不就惨了。

  所以,为了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而遭来横祸,她还是躲起来的好。

  「找到了!找到王上了!」一个男人朝大伙儿喊道,并迅速的冲到麟王身边,先探探他的鼻息再扶起他。「王上还有呼吸,快带王上回宫。」

  顿时,一群人全往这方向而来,其中一人将一件披风覆在麟王身上,接著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走了。

  丹黎儿等到马蹄声远去,山谷中完全恢复安静,才从树丛后面走出来,采集一些灵果之后离去。

  第二章

  麟族国王麟颢天躺在寝宫的大床上,几名御医围在床边,一人在替他把脉、两人在处理他的伤口、一人在开药方。

  至於他的爱妾良妃,则是替他擦拭身体;另有王爷麟南天、麟玄天,以及丞相屈堂在一旁焦急的等候著。

  「御医,王上的伤势到底如何?那是什麽伤?」麟玄天焦虑的问。

  「玄王爷,是箭伤。」处理伤口的御医回道。

  「箭伤?王上怎麽会受箭伤?又怎麽会跌落山谷?若真有人要刺杀王上,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屈堂说道。

  「屈丞相,肯定是有人想要刺杀我二皇兄。」麟玄天意有所指的看了麟南天一眼。

  麟南天回了麟玄天一眼,不客气的反问:「三皇弟,你是在怀疑我吗?」

  「我的确是在怀疑大皇兄你。」麟玄天挑明了说。

  麟南天挑了挑眉回道:「三皇弟,要指控我就把证据拿出来,不要颢天打个喷嚏也跟我有关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