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冰山爹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去年他和女友吃过一次后,对它们的庭园造景和美食留恋不已,原本还想再重温旧梦一次,没想到,服务生却说订位预约已经到明年年中了。换句话说,想再来?可以,明年暑假见!

  这下有“潘朵拉”的位子,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对了,宸刚人呢?会不开,他跑哪去了?”

  “不清楚,副总请了一天假。”

  傅宸刚请假不来公司?石誉硕摸摸下巴思索着。公司要倒了吗?

  “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私事。”

  私事?他有什么私事好处理的?他家那一票爷爷姥姥不早就被他气死的气死,发疯的发疯,生病的病死光了吗?他还有什么私事?

  走进办公室,他拨了电话给傅宸刚。

  “你怎么了?怎么没来公司?”

  “就说是私事了……”捏捏鼻梁,傅宸刚不想在电话中多谈。“没什么大不了的,明天我就进公司。”

  “这样啊……”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上回傅宸刚因私事而请假是什么时候了?听他的语气虽平淡,但应该发生了什么大事,绝不会像他所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下班我去找你吧!要我帮你带什么吗?”

  “要……”傅宸刚在电话那头轻叹口气,“帮我找一个保母。”

  话才说完,电话那头马上传来一阵宏亮惊人的婴儿哭声。

  一个保母……够吗?

  多年的好友不是盖的,石誉硕到他家时,不仅帮他找到了个临时保母,还帮他多带了一打啤酒。

  “你需要来点下酒菜吗?”

  “不了,”傅宸刚将壮硕的身子瘫进沙发里,不同于平时意气风发的模样,他白衬衫袖子上有淡**污渍,领口附近还有一滩未干的奶渍。仅仅一天,一天而已,他就已经被那个臭小子打败了。“我现在还隐约闻得到他的吐奶味,什么都吃不下。”

  “老天,我从没看过你这么累。”石誉硕看了厨房内正在哄孩子的保母一眼,“所以你今天就是跟那团小肉球在家搏斗?”

  点点头,傅宸刚连多说一句话都懒。

  “那是谁的小孩啊?”

  “我的。”

  噗—一口啤酒无预警地喷到桌子另一头。

  傅宸刚对石誉硕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他冷静地打开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一口。

  “什、什么时候生的?”

  “一个多月前。”

  “一个多月前”

  “今天才捡到。”

  捡到?又不是流浪动物,可以随便捡都有。“小孩的妈是谁?”

  “不知道。”

  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傅宸刚这个当事人也太冷静了吧?“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的小孩?会不会是人家搞错、放错地方的?”

  沉吟一会儿,他的目光幽然转黯。“没搞错,他是我儿子。”

  “你验过DNA了吗?”

  “不用验。”

  “不用验你怎么知道,或许……”

  “我就是知道。”他朝厨房看一眼,小肉球总算不哭了,保母正喂他喝牛奶。

  听起来那团小肉球似乎饿了一整天,保母边喂他边低哄着。

  父子连心?

  “好吧!就算真的是你的好了,”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肯定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可你不觉得这一整件事都很荒谬吗?哪有女人会把自己的孩子丢给别人照顾?会不会……是瑟娜干的?”

  “就算是又怎样?”

  “呃?”难道不该怎样吗?

  “既然是我的孩子,他就是我的,就算有什么阴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也对,如果他是傅瑟娜,手中握有傅宸刚的亲生儿子,一定不会随便就把孩子交给他,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才是高招吧?

  保母郭妈妈此时抱着因哭了一整天而累到睡着的小婴儿走进客厅,他刚喝完第二瓶奶瓶,可见他真的饿坏,也累坏了。

  傅宸刚放下手中的啤酒,走到保母身边。

  “你怎么顾孩子的?我听他声音都哭哑了。”郭妈妈虽然知道眼前这个气质不凡的男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顾小孩才找她来,但她还是忍不住念了几句。

  “……”

  “我喂他喝完牛奶了。哭了一整天,今晚他肯定睡到周公抱去都不想还你,你也好好休息吧。”叹口气,郭妈妈看看男人身上的惨状,也不忍太责怪他了。

  “你……明天会来吗?”

  “当然不行啊!我白天也在帮人带小孩,最近有一个刚长牙,整天哭个不停,怎么过来?”

  傅宸刚沉吟了一下。“那我付双倍价钱给你。”

  她挥挥手。“少年仔,很多事情不是用钱来衡量,也不是用钱来计算的,我对那两个孩子有责任,不能因为你开的薪水比较高,就丢下他们跑来你家。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还要做人吗?”

  两个男人互望一眼,她接着说:“还是你带来我家,我就连同我家那两个小鬼一起帮你带?保母费会算你便宜点,小孩有伴在身边,对他成长也比较好。”

  这倒不失是个办法。石誉硕点点头,觉得这样再好不过了。

  第1章(2)

  “不,我希望保母能全心全意照顾他。”

  “呃,我们都很全心全意在照顾孩子啊!”

  “我是指,全职保母。”

  “呃?”

  “住在这边,包吃包住,还有额外津贴,但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孩子顾好。”

  这样听起来,不就几乎是女主人的工作吗?

  在保母界做了十几年,郭妈妈早见怪不怪,什么样的家庭她都见过,不会因这点甜头而动心。

  全职保母的工作看似简单轻松,压力却大得惊人,毕竟孩子管得再严,也不是自己亲生的。尤其孩子长大后会有自己的意见,很难管得住,可没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容易。

  不过这样的工作,倒是很适合有些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年轻女生。

  保母看了男人一眼,叹口气,既然对方这么固执,那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好吧!那我介绍我朋友给你,她跟我认识很久了,比我还热心。最近她带的孩子刚升上幼稚园,她闲得发慌,你找她再适合不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