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心疼前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钱钱钱……

  滂沱钱雨倾盆而下,不断的打在她的脸上、身上!

  她张开双臂,把脖子抬得高高的,享受地闭上眼睛,任由十万一束的钱雨砸在身上,一点也不觉得痛,反而觉得通体舒畅极了!

  有了这些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钱,她成晓雨的人生肯定会整个不一样!

  以后不必再为钱而烦恼,反而要开始烦恼怎么花掉这些钱了,哇哈哈哈!

  她要用这笔意外之财来做什么好呢?

  首先,把家里的债务还掉,然后买一栋有花园的大房子让爷爷、爸爸跟她的宝贝弟弟晓凯住得舒舒服服,还要替他们每个人都买车请司机。

  接下来,她要立刻安排爷爷去美国最好的医院进行肝脏移植手术,让爷爷不再为肝硬化所苦,晓凯呢,也不必再辛苦的半工半读了,她要送晓凯到国外留学,一圆他的留学梦。

  然后等爷爷的手术成功,晓凯也学成归国后,他们一家四口就来一趟豪华的环游世界之旅吧!

  她要买一架飞机,想飞到哪里玩就飞到哪里,顺便在世界各地置产,到时巴黎、纽约、东京,都要有她成晓雨的奢华别墅。

  最后,当她接受时代杂志人物专访时,她要穿什么好呢?

  有了!她天生的白皙肌肤就用黑色来衬托吧!黑色的无袖改良式旗袍,上面用手工镶满了钻石,优雅的接受媒体访问,到时她会偏着螓首说道——

  “身为亚洲女首富,我当然很乐意赞助世界各地的贫困儿童完成他们的学业,这些对我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呵呵呵……你问我是怎么致富的……”

  这时,她嘴角当然要微微弯起一个弧度,神秘一笑。

  “虽然大家都说,钱不会平白无故从天上掉下来,但是我只能告诉大家,钱,真的会从天上掉下来……”

  一阵石破天惊的号角响起,放在裙袋里的手机震动加铃响惊醒了晓雨。

  晓雨睁开眼睛,头还枕着手臂趴在办公桌上,那号角还惊动万教的响着。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稍稍回神后,她从裙子口袋里摸索出手机,凭经验按了关闭闹铃键。

  钱雨没有了,专访没有了,当然此时神秘的笑也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唉……原来又是一场美梦……”她真是想钱想疯了,才会一天到晚作跟发财有关的梦。

  哀叹地坐好,一件外套蓦地从她肩上滑落。

  弯身拾起外套,左看右看之后微微一愣。“这不是总经理的外套吗?”

  总经理的外套为什么会披在她肩上?难道……

  她吓了一跳,立刻转头看玻璃帷幕外的天色。

  老天!星星都出来了大楼下的六线道大马路车水马龙,街头霓虹闪耀,现在是几点啊?

  她这闹钟原本是设定来提醒她看今晚首播的热门韩剧的时间,这么说……

  她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九点!

  糟糕、糟糕!总经理已经回来了!

  要命!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她?

  不叫她这个小秘书也就算了,还好心的怕她着凉,为她披上他的外套……慢着!她有没有流口水?有没有讲梦话?

  如果让他看见她流口水的蠢样,她真的会很想死!

  不过,这么晚才回公司,看样子他今晚又要留下来挑灯夜战了,为他冲一杯香醇的咖啡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为他做的事。

  对,快点去为他冲咖啡吧!

  晓雨立即奔到化妆室去整理仪容,又赶紧到茶水间去冲了一杯咖啡,最后用她费心挑选的德制保温杯装好。

  这么一大杯,足足有五百西西了,可以陪他一直工作到半夜都没问题。

  “叩叩。”

  敲了总经理室的门,她的心跳蓦然加快了。

  虽然暗恋了他两年,又在他身边贴身工作了半年,她看见他还是会脸红,想到他的一切也还是会心跳失序。

  不是说爱情的保鲜期只有三个月吗?为什么她却足足暗恋了他两年半的日子还没有过期的感觉啊?

  暗恋一个人,又可以与他朝夕相处,谁能像她一样幸运?

  不一定哪天他蓦然回首,发现生命中的女人近在眼前——就是她……

  北七!她又在做梦了,总经理的女人哪可能是她?

  “进来。”

  低沉、浑厚又带有一点磁性的嗓音,声音的主人就是天幕建设的总经理、她暗恋的男人——阎腾。

  虽然常常他一开口,就会有主管挫咧蛋,但她觉得他的声音很性感,她尤其喜欢听他跟外国客户讲电话,标准流利的英语,清楚地表达他的立场,真的很像那些好莱坞的国际巨星。

  当然,这也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情怀,对她而言,他什么都好,是个十全十美的完美男人。

  现在她就要把她亲手冲的咖啡端给那个完美男人喝喽,这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她屏息地开门走进总经理室,看见阎腾埋首在办公桌前,她的心又不规则的乱跳起来。

  听见她进来,他头也不抬,白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精壮古铜的手臂,显然正在修改一份建筑草图。

  他的身材威猛精壮、高大魁梧,那张性格好看的麦色脸庞常让她的心脏一不小心就怦怦乱跳。

  “起来啦?”阎腾仍低敛着眉眼,手上的笔飞快地在几个地方做更动。

  晓雨脸红了起来,掩饰的清了清喉咙。“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不知道你回来了,这是热咖啡……还有你的外套,真的很谢谢你,总经理……”

  她恭敬的把咖啡放在他办公桌的最上角,尽量不碰到他桌上的大图,再把挂在她臂弯上的西装外套用衣帽架上的衣架挂好。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他抬头对她笑了一笑。“跟你说六点回来,结果拖到这么晚。”

  他的视线无意间看到了放在桌边的保温杯,又加了一句,“谢谢你的咖啡。”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保温杯是她自行去买的,而且没有报公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