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心疼前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她看起来就像个邻家女孩,面对他,有时还连话都说不清楚,既缺少何秘书的犀利,也没有何秘书的冷若冰霜,却可以在他手下撑过半年,这点他也感到很意外。

  几个月前,何秘书好不容易怀孕了,却因为子宫很弱,必须在医院养胎躺到生产,他还很烦恼何秘书的工作要叫谁做?

  后来,何秘书极力推荐她的助理成晓雨来代理她的工作。

  最初,他不看好成晓雨能胜任秘书的繁琐工作,毕竟秘书与文书助理之间还有一段差距,最后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姑且一试的答应了。

  结果就如同何秘书所说的,成晓雨办事虽然不太利落,但跟在她身边两年了,该会的都会,由她来暂代秘书的职位,绝对没问题。

  两个星期之后,他发现自己比较喜欢与成晓雨共事。

  何秘书虽然专业,但因为太过要求完美,常会在细节不如意时显现她脾气暴烈的一面,也间接影响到他的心情。

  成晓雨就没有情绪上的问题,她有点小迷糊,但能把绝大多数他交代的工作如期完成。

  而且,她见钱眼开、嗜钱如命,这点让他觉得很有趣,他多次听到她梦话的内容都跟钱有关,也让他不禁莞尔。

  他看过她的资料,有个三年前在工地受伤的爸爸,至今无法工作,还有个年过七旬的爷爷要她扶养,弟弟是大三的学生,虽然在夜校半工半读,但工读的薪水养活他自己恐怕都不够,更别说分担家计了。

  可以想见,成家一家四口的经济重担全落在她身上,也难怪她能省则省,整天在作发财大梦了。

  “成秘书——”他轻描淡写的说:“茶几那里有一盒喜饼,你带回去吃吧,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

  “喜饼?”听到他说有喜饼,晓雨精神都来了。

  通常他去参加喜宴带回来的喜饼都是高级品,她之前也受惠过一盒,打开之后就笑得阖不拢嘴,因为是来自日本的高级喜饼,一盒要价两千多块。

  “谢谢总经理,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眉开眼笑的对阎腾道谢。

  爷爷年纪大了,喜欢吃甜食,偏偏她没多余的钱给爷爷买零嘴,这盒喜饼够爷爷享受好几天了。

  “我快好了,你去收拾东西,等一下我送你回家。”阎腾不经意的说。

  她呼吸一窒,心里好激动,表面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来。

  他说送她回家耶……

  “这……不好吧?总经理你这么忙……”

  他心里感到有点好笑,她明明就很想,因为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女孩。

  “是我耽误你下班的时间,你一个女孩子晚归不太安全,送你回家也是应该的,快去收拾东西吧!”

  “那就谢谢总经理了!”晓雨笑得眼眸弯弯,声音清脆明亮,像一串小银铃在敲击。

  哇哈哈哈!这下不但可以省车资,又可以与他独处,真是赚到了。

  第1章(2)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这不是晓雨第一次搭阎腾的车,但每次坐他的车,感觉总是那么的好,让她都舍不得下车。

  车里有昂贵真皮座椅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他惯用的麝香古龙水味,十足男人的车,让她总会不自觉的陶醉起来,幻想自己是他的老婆,他正要载她去吃烛光晚餐……

  “敬哲哥吗?真的是你?”

  他戴着耳机在接电话,好看的唇畔露出惊喜笑意。

  她忘情的看着他,认为车子里暗暗的,外面也暗暗的,他不会发现她一直在看他。

  “怎么会这个时间打给我……你回来了真的?”他的笑容加深了。“我们那么久没见,当然要跟你喝一杯了……”

  她着迷的看着他,他正爽朗地笑。“哪里见……我知道那个地方,好,待会见!”

  阎腾挂上了电话,单手扶着方向盘,利落的转了个弯。

  “成秘书,你肚子饿了吧?我现在要去跟朋友见面,那间西餐厅很高级,离这里很近,你一起去好不好?”

  他深知她不但节省,又难以抗拒美食,本来他就有意在送她回家之前,带她去吃顿饭,刚好敬哲哥打给他,两人相约的餐厅又很不错,他就直觉的想带她一起去。

  “可是你不是要去跟朋友见面?”她的脸庞不自觉的漾起一片红晕。

  其实听到“餐厅很高级”,她就心动了,更别说还可以继续跟他在一起,不用那么快回家,她怎么会不想去呢?只是她也不能那么厚脸皮吧?

  “你说敬哲哥吗?”阎腾嘴角勾着微笑。“我跟敬哲哥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他不会介意我多带一个人去的。”

  晓雨转动着眼珠。“这样真的可以吗?毕竟是你跟朋友的私人聚会,多我一个,会妨碍你们……”

  “那么——”阎腾不置可否地挑挑浓眉。“如果你会不自在的话,我可以先送你回家再过去……”

  “不!不会!谁说我会不自在了?”怕他真会把她送回家,她连忙问:“那间餐厅有多高级?有龙虾牛排吗?”

  他忍住笑。“有最顶级的龙虾和牛排,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还可以打包。”

  “打包就不必了。”她小脸认真。“打包会有失总经理你的颜面,我想吃焗烤小龙虾和无骨牛小排,不要牛排酱,洒点海盐就很美味了,高级餐厅应该有这种吃法吧?”

  他好笑地说:“你对美食倒是下了不少工夫研究。”

  她睫毛往上一扬,双眸澄澈如水。“我常吃着御饭团,眼睛看着别人部落格里描述的生日大餐、结婚纪念日大餐,这么一来,东西就变好吃了。”

  他又笑了。“你真会苦中作乐。”

  他得承认,她接手何秘书的工作后,他笑的机会变多了。

  她没有刻意搞笑,但就是有逗笑他的本领,而且她对长辈特别亲切,不管跟他去巡视工地或去售屋中心,看到年长的老人家,她总会向前攀谈几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