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假戏真结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0 页

 

  两人的嘴没有须臾离开过对方,边吻边对话。

  “证明给我看。”他的手蓦然滑到她臀部,一把将她抱到大腿上,贴近他的亢奋,目光炽热渴望的与她对视着。

  芮妙华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她静静地看着他,然后缓缓地勾唇微笑,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说:“好。”

  然后她突然离开他,站起来,转身往卧房的方向走去。

  因为太过突然,闵克扬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她都走到房门口了,他还愣坐在原位上。

  似乎感觉到他没跟上来,她在房门前停下脚步转头看他,神情既性感又魅惑,令他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不来吗?”她的声音让他差点全身酥软。

  差点而已,因为下一秒钟,他已从座位上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她。

  他眨眼便跑到她身边,接着一把将她打横的抱起来,在她又笑又叫中开口说:“当然要。”

  然后他立即将她抱进房里,放倒在床上,让她证明她到底有多爱他,有比他爱她还要爱他吗?

  结果,他只能说他很满意、很满意。

  ***

  她老公很有钱,芮妙华后来才知道,虽然还上不了台湾百大富豪榜,但是以他的年纪对应他此刻所拥有的成就,要上百大富豪榜绝对是指日可待。

  他拥有一间公司,虽然公司的规模不大,但公司许多产品却拥有多国专利权,光是权利金就够他收到手软,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婆婆说:“他从小就很聪明,不管做什么事都有自己一套的想法和逻辑,简直让他们夫妻俩束手无策,后来干脆放牛吃草,只要不做坏事、不学坏,他们都随他,结果不知不觉,他就拥有现在这些成就了。”

  这个不知不觉会让全天下的父母都嫉妒死。她当时不由得在心里想。

  婆婆说:“儿子拥有非凡的成就,做父母的当然引以为傲,觉得与有荣焉、光荣无比,但是一想到他目中无人的高傲态度,和差劲无比的待人处事态度,我就觉得头痛。”

  婆婆又说:“儿子会这样傲慢无礼,我这个做母亲的责无旁贷,所以才会绞尽脑汁、集思广益的将他从自己的王国中抓出来,逼他到社会上过团体生活,体验正常人的生活。”

  芮妙华瞬间恍然大悟的懂了。

  原来身为一个公司的总裁、老板,闵克扬会跑去当一名小业务,而且一当就是两年,一期满就迫不及待的离职是因为这个原因呀?

  他是被逼去的,很好笑。

  可是当她得知婆婆是用什么方式把他逼去的,她就笑不出来了。

  婆婆说:“我告诉他,以他这种个性是娶不到老婆的,然后拚命的替他安排相亲,他不出席就直接把女生带到他公司去,差点把他逼疯,之后,他才同意到外头上班的事,还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他会趁这段时间找个老婆,娶回家给我看。虽然我已经习惯他总是能说到做到,但得知他真的结婚娶了个老婆时,我还真的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呢。”

  芮妙准发现真正说不出话来的人是她。

  第10章(2)

  和闵克扬互许情衷之后,她才发现之前他说被父母逼着相亲结婚的事,根本是瞎拜的。

  那时她还一阵得意的揶揄他,说他一定很喜欢她,喜欢到整天都在幻想和她结婚、娶她当老婆这件事,所以才能想出被逼相亲结婚的事来引她上勾,与他登记结婚。

  结果,没想到这事确有其事也就算了,他还早预告会在这段期间内娶到老婆?!

  婆婆说他向来说到做到,但是结婚娶老婆这事是要看缘份的,真的能说到做到吗?

  除非当事人早下定决心,不管三七二十一,时间到了就要步进礼堂,不管是和怎样的对象?

  心有些沉,情绪有些低落。她不断地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这件事就像根刺一样的存在她心底,有事没事就扎她一下,让她不去想它都难。

  他是因为她是她,才爱她和她结婚的吗?还是因为她不小心刚好就站在他人生计划要结婚的那个点上,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她,就将就的娶了她?

  她不由自主不断地想,想得都决要把自己逼疯了!

  “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因为紧张?”他的手突然轻柔的妩上她的脸,一脸担心的凝望着她问道。

  芮妙华眨了眨眼,这才猛然回神,并且发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他们已经抵达餐厅的特约停车场了。

  今天是公公的六十大寿,在这问五星级餐厅里席开五桌。

  与会的人不仅只有自家人而已,还有许多闵家的亲朋好友,只不过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来看她这位闵家新媳妇的。

  原本她应该要为了出席今天的场合而紧张得半死的,结果拜心里那根刺所赐,她完全忘了要紧张。

  “不要担心也不要紧张,我会一直陪着你,不会让你独自面对任何人的。”他保证的对她说,神情既坚定又温柔,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你会一直陪着我?”她凝视着他,轻声问。

  “当然。”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一辈子吗?”她又问。

  他轻愣了一下,随即扬趄嘴角,露出一个既愉快又幸福的微笑。

  “一辈子。”他坚定不移的承诺,然后温柔、怜惜、充满爱意的倾身吻了吻她。

  突然之间,她心里那根刺变得不再扎人,虽然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却已不再令她那么难受。

  “走吧,别让爸妈和大家等我们。”她回吻他一下,对他微笑着说。

  “不要紧张,如果你真的在那里待得很痛苦,不想再继续待下去的话,捏捏我的手,给我一个暗号,我会立刻会带你离开,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傲慢惯了。”他以无比认真的表情对她说,眼医依然有着担忧。

  “好。”她对他笑了笑,点头回答,心里满是感动与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