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枕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恒诚高中”的毕业舞会向来是在大学联考放榜后举办的。

  不管成绩是好是坏,能升上理想大学或者奔向补习班继续高四的奋斗人生,总之,是得在这个共处了三年的地方,划下拜拜的句点了。

  所以,恒诚高中的毕业舞会一向会玩得很放肆──在那些师长一个个在台上致辞完,被学生们拍手送走之后。

  舞会从晚上七点开始,在师长们站在台上挥着眼泪、声情并茂讲着令人大起鸡皮疙瘩的感言与鼓励时,台下的学生们一个个相准时机围在堆满食物的长桌边,赶紧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物,趁这两个小时里把肚子填饱,好在师长们都退场之后累积足够用来狂欢的体力。

  真正属于学生的狂欢晚会通常是从晚上九点开始。师长走了,食物台上被取用一空的食盘撤下了,换上了数种口味的鸡尾酒,以及号称喝不醉人的啤酒。

  这是从高中生走向大学生的分界点,更是从未成年走向成年的宣告。所以有低酒精度数的甜酒,也有香烟……当然,这是不被允许的,但师长都走了,还有谁会多说些什么?这是个狂欢夜,一直都是如此。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太大的问题──至少不是学校解决不了的问题或足以上报纸的丑闻,所以师长们纵使是心知肚明的,也不会加以干涉,相信在学生会的控制下,这些狂欢的学生们,会把持好那个界线。

  不是说真的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只能说那些都属于学生们之间共同的秘密,在还能承受的范围内,没有人会跑到师长面前揭发,造成往后学弟妹们福利的缩水、权益的损失。

  会发生的那些问题,从喝点小酒、抽点小烟,小小的体会着何谓成年人的特权;更大胆一点的,会在午夜十二点倒数计时的时候,跑去找他们心仪的对象告白;生猛点的,更是毫不犹豫地抛出热吻,献出自己的初吻,也抢夺心上人的初吻……

  时代在变,尺度也不断地在放宽。当热吻再也无法让人觉得禁忌与刺激之后,人们的渴望,将会在头昏脑热失智的情况下,张狂得没有边际……

  热……

  很热……

  她以为午夜抢吻的那个行为将是她今晚……喔,不,甚至是她这一生做过最疯狂的事了!真的,她十八年来最疯狂的渴望也就仅止于此──在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天,吻上那个让她偷偷暗恋了两年的白马王子的唇。

  就当作是这场暗恋最美丽的告别,对未成年身分的告别,对高中种种一切的告别。

  反正,这辈子她很可能将不会再见到他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疯狂些呢?

  她想记住一些有关于他的、美好一些的记忆。也希望,他的人生记忆里,有她小小的一个影像留存。

  某一年,某一天,某个告别青涩年代的舞会,有个不记得姓名的女孩在午夜十二点吻了他……

  真浪漫,不是吗?

  她只想要他一个吻!

  但他要的显然不止……

  好热……

  她觉得热得像在火里烧……

  他的嘴黏着她的嘴,她的身体嵌合在他过于灼热的搂抱中,以致于鼻腔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味道。

  她的手有点无所适从,由原本乖巧而带着点推拒地抵着他的胸膛,到不知何时改为架在他肩上,交握在他颈后──仍然是无措地放置,但迷迷糊糊地带着点纵容,她正在向他敞开……

  为什么会迷迷糊糊的呢?

  啊,大概是,因为他的舌头正在纠绊着她的舌头吧。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嘴里会伸进别人的舌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的嘴里有淡淡的烟味,也有酒味。有点苦,有点涩,有点甜……

  男人的嘴巴里竟然是这样的味道吗?

  她也没想过会吃到别人的口水,甚至没有机会赶紧跑去漱口……呃,当然,现在这个情况下,居然脑里会闪过这样的念头,她觉得似乎不恰当,有点想笑,但绷紧得几乎化为石块的身子让她笑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有怎样“正确”的反应。

  她觉得热得快烧成灰……

  她想跑到冷气机前面脱掉衣服,让最冷的空气帮她降温……

  他的双手像铁条似的搂着她,像是想将她揉进他体内,也像是防止她下一秒可能出现的拒绝。

  就算如此,却还能在这样的紧迫搂人的力道里,不安分地开始滑动起来……

  先是她的背脊,他顺着她背脊的那条凹下去的线条上上下下地滑动,引来她不由自主地一阵战栗;他像是发现了她身子的细微变化,终于稍稍收回了他舌在她嘴里狂放的搅动,退开……退得不太远,不到寸许,像是随时又要进攻。

  她原本迷迷蒙蒙半合的双眼随着他的动作而睁大,像在努力清醒,也像在疑惑地发问。她来不及发问,注意力就被两唇分开时带出成丝状的透明液体而怔住……

  连接在他的唇与她的唇之间的这东西……这是……口水?算……谁的?

  应该觉得脏的,不知道口袋里的面纸还在不在,应该擦一擦的……又不是小贝比了,还流口水……

  还没厘清好思绪,也没来得及掏口袋找面纸,他低笑一声,又狂猛地吻住了她,像是急切地要找回刚才的状态──两人好不容易从生涩、陌生、紧张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熟悉”,而且,味道不错,他有点昏眩地想要再尝尝……

  所以,他尝了。

  并且开始抚摸。

  他想,还不赖。

  当他发现自己的双手能够使她战栗得发抖时,满满的成就感令他想要更多。他觉得自己像在弹奏乐器,随着他的手不断探索弹奏,她就会发出不同的呻吟、不一样的颤抖。

  时,衣物的阻隔就成了无法忍受的厌恶,他没有什么经验,但对于欲望,男人有天生的本能。当然,曾经与一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看过的那些日本出产的床上动作片也功不可没,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