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枕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他觉得他进入了天堂,觉得美好得不可思议,而为了获得更多,他要大步前进,于是他开始横冲直撞,像在跟某种事物赛跑,但太美好的感觉令他无法驾驭,也不知如何驾驭,他想永远留在这样天堂的境界,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只能急迫地动着。

  然后,一股无法控制的剧烈颤抖蓦然袭来,他喘息得像要死去,拼命想留住什么,所以紧抱着身下雪白玉体,做着徒劳的努力。

  像是花了一辈子时间在酝酿期待,而甜美的获得,也就那么一下子,就结束了。

  时间彷佛静止。

  虽然两人没有说话,都忙着喘,也没有半点力气动弹。但正在散热的脑袋还是可以运转一下的──

  结束了……她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没痛太久。

  结束了……这是正常的过程吗?他忍不住想着。

  外头的黑夜没有变成白天;墙上的挂钟,指针也没有从午夜十二点半变成中午十二点半。

  所以说,A片或是言情小说都是夸张骗人的了!他和她心中各自默默地想。

  第1章(1)

  “今天辛苦了,谢谢你们,再见。”

  “别这么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么,潘太太,我们走了,再见。”站在门外的两名中年妇女很是客气地躬身道别。

  “再见。”再说了一次再见之卮,她将大门关上。

  童瑶,二十八岁,一个婚史已有十年的家庭主妇。

  “唉!”关上门,懒洋洋地转身看看被打扫得亮晶晶的屋子,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疲惫,好像刚才花三小时打扫的人是她似的。

  叹息完,拖着脚步幔看看地走过客厅,往主卧房走去一目标是更衣室。那边有刚刚进洗回来的衣服,得好好归类整理一下呢。

  这是一同很有现代设计感的公寓,屋龄才五年,室内实际坪数有五十坪,于家四日人来住非常的绰绰有余。更别说它座落于首都市中心的新兴地段,说是寸土寸金也不为过,有人奋斗了一辈子也没办法在这里买一同厕所大小的房子,而她却能居住在此,可见是个命好运气也好的女人。

  所以说她是过着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贵妇生活也不为过。表面上,她的日子确实宽裕又清闹。她不缺钱花,不缺大把时间打发,住在市中心的高级地段,这屋子勉勉强强说是豪宅也是可以。要不是她与丈夫都不喜欢家中有外人,甚至也可以请全天候的台佣在家里帮佣,打理一切的家事,而不用每星期让家务公司派人来大扫除一次。

  结婚十年,有两个男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四岁。丈夫打定主意不再要孩子,于是双方协议了都去结扎,一劳承逸。

  跟职业为律师的人结婚就是这样,他们对于权益攸关的部分,斤斤计较到不可思议的龟毛地步。

  他们从来不梦幻,不信口头上的山盟海誓,不信传说中的天长地久。积极的行动,自纸黑宇的证明,才是最有力的保障。

  也就是说,就算他们不会白头到老,分开了,各自有第二春了,也不会有别的孩子来侵犯到现在这两个孩子的权益。当然,更可以说,就算他们没有离婚,偷偷地自轨了,也不怕留下太糟糕的后遗症一当然,性病这东西也是很吓人的,但比起闹出人命来说,还是婚外生子这事儿更令人无法接受一点。

  她的丈夫是个周到的男人。当然,他不是一出生就这样周到,随着年龄的成长和阅历的丰富,他坚毅不拔地朝着周到细致的路上强行而去,务求人生无死角。与其说他是个有着完美主义的人,还不如说他是个龟毛到极至的男人。

  对任何人而言,她的丈夫,正如他想获得的评价那样,是个完美优雅而成功的男人。他从小就优秀,又田为长得端正俊逸,一直都是女孩子想像中白马王子应该长成的样子,再加上有点自恋使然,一直不觉得什么女孩子可以跟他比肩而立,所以不轻易跟女孩子纠缠,于是被传成是个洁身自好、尊重女士的绅士。

  瞧,一个有着聪明脑袋、漂亮面孔,再加上愿意努力刻苦上进的男人,他的人生怎能不一帆风顺爬得比别人还高,站得比别人还高,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了。

  太出色的男人,会使得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黯然失色。

  不幸的,她正是他身边那个失色的角色。同时,也是他人生中最不完美的一笔,至今令他耿耿于怀,恐日,也将会耿耿于怀直到他寿终正寝的那一天。这是他人生中最不可原谅的错误。

  这样的一个错误,便轻易葬送掉了他的爱情与婚姻。

  于是那些关于青春年华里应该体会到的激情与甜蜜,都成了他人生中来不及憧憬就失落掉的奢侈事物。

  她想,他应该是有点恨着她的吧。

  他一直是个合格的丈夫,甚至在别人眼中再完美不过,简直是女人梦寐以求渴望嫁的男人。

  有前途、能力强、长相佳,又工作体面,再加上还算优渥的家世,比起嫁进规矩多到压死人的豪门,还不如嫁这种优质男人,生活多么无忧啊!

  虽然对她谈不上多么有情意,但至少他是认命于自己已婚身分的,只要人生没有太大意外的话,他不会主动去做出破坏这场婚姻的事一即使这婚姻让他味同嚼蜡。

  大概婚姻的本质就是如此吧?别说他们这样的老夫老妻了,就算是那些在婚前爰得死去活来,然后以婚姻为证的男女,激情个三两年,又还能剩下多少梦幻和力气去维持婚姻里惊喜。

  童瑶才二十八岁,不曾出社会工作过,是个家庭主妇,更可说是个宅女。她活得有点封闭,心态已然苍老,觉得自己像个八十二岁的阿婆,不然怎么已经如此习惯于叹气?

  在她少数几次盛装陪丈夫出席宴会的场合,她被介绍为潘太太,然后一脸欣然地接收各方女性同胞妒忌的眼刀,每一声“潘太太”都叫得酸熘熘。其实更切实的称呼应该是“潘雅湛的管家了”一这是她目前对自己的认知与结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