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枕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0 页

 

  基本条件达成后,这个妻子必须愿意生小孩、喜欢小孩,不怕生孩子破坏身材,也不怕带孩子会没有自我。身为独生子且孤单长大的李正棋,渴望拥有两个以上的孩子。

  最后,这个妻子最好不是笨蛋白目,也没有聪明精乖,中庸正好。

  以上,仅仅这些,应该不苛刻,对吧?

  温柔女子没有应和他,接着问:

  “那么,她恐怕得很爱你,才能努力去做到符合你的标准。”

  “很爱?那可不行,那不就表示她对喜爱的男人有太高的期待,希望在婚姻里得到?我可不想日子过得这样不切实际。我的妻子喜欢我就好,不必太爱我……嘿,你笑什么?”李正棋在佯怒质问的同时,觉得脸皮一阵阵发热。

  “你真是个任性的孩子。”

  “孩子?”李正棋不敢置信这两个字会被套用在已经二十八岁的他身上!他耶!堂堂国际知名大学的法商双学位硕士、如今世大集团权力核心的特别助理、未来必定在世大集团里呼风唤雨的人物之一,一个才貌财势兼俱的超级绩优股,居然被眼前这个温温柔柔的小女人评为“任性的孩子”!

  是他耳朵听错还是她那双美丽且勾人得要命的凤眼太白目?

  “你也不过才长我两岁,恐怕生不出我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吧。”他声音打鼻腔里哼出来,充分表达了他的不爽。

  不料他的哼声非但没有吓着她,让她收回这不恰当的评语,反而笑得更愉快,一张美丽的脸彷如百花绽放般的让人看了忍不住晕眩。他一时被迷去心神,忘了自己想讨论的重点为何,就这样静静看着她,也被她的笑带着笑了起来。

  只好摇摇头,想着果然这话题不适合拿来跟女人讨论,女人的视角永远不可能跟男人相同。

  虽然依然没有结论,但心情并不挫败。面对一个愈看愈赏心悦目的女人,哪个男人会因为话不投机而感到浪费时间,深深感到挫败呢?

  她的美丽居然不会教他看腻、她的笑容让他感到愉快,忍不住因为她的笑而跟着笑起来。这实在太难得了,尤其是,她并不是他见过最美丽的的女人。比她好看的,他见得多了,但会让他想约见下一次的美女,目前却只有这一个。

  这个美女,虽美,但不是最美,没有太好看的学历,谈吐温柔却不能说有深度,穿着还算有品味却比不上常见的名门千金那种高雅风范。

  总之,不是太美、不是太优、不是太出色,而且,最致命的缺点是──她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记录,而且她大他两岁!

  但她令男人觉得放松且舒心!从没有女人能让他如此感觉自在。

  *正式认识她的第一个月,他觉得她是个温柔的女人。

  认识她的第二个月,他总有好借口隔三岔五地约她出来喝茶吃饭,说不清是基于什么心态,可能仅仅是觉得她的温柔很纯粹,觉得她的美丽很耐看吧。

  认识她的第三个月,约她出来已经无须借口,他们成为朋友。他开始跟她诉说自己目前最大的苦恼:结婚。然后交情从“朋友”朝“好朋友”迈进。

  李正棋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跟女性友人畅所欲言至此。他认识的女性,除去亲戚与单纯的同事外,就是可以调情交往的对象或像朱婷琳那样的同学兼朋友,可以合作的事业伙伴或对手。这些女性,他或许会无比包容,也会在嘻哈玩闹里保持着戒慎,随时评估着对方的言下之意以及商用价值,从不放松任何一个眼波流转下的可能意绪……在女人面前,他从来没能彻底放松过。

  直到遇见这个女人。

  她不是商场上的人,她把他当小弟弟看待,她对他无所求,她更不知道身为一个被?李正棋?承认的朋友,相当于提供了她进入名门社交圈子的门票,多多少少都能获得一些好处的。她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笨得不会打探,也或许是本就无心更上层楼。总之,每次相会,总是她在听他说,而她只是带着大姐姐式的目光包容着他。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至今快要半年,这样的相处方式,从未变过。

  她在他面前非常自在,对他笑得毫无保留。当然,也是天性的关系,她玩不来心机深沉那一套,若想玩也会被他一眼看穿。

  她是个相对单纯的女人,但那并不表示她没有心事。但她却从来不曾向他说过一句──尤其李正棋还知道,她近来饱受第一任前夫纠缠之苦,已经快两个月了,却还能在每次见面时,听他说话,对他微笑,绝口不提自己的烦恼。

  她把他当弟弟看待,所以不认为自己的烦恼应该让小弟弟跟着担心。她不会把他当依靠,反而乐于当他的知心大姐姐……这是一个很安全的关系。刚开始,李正棋也是很满意于这样的。

  但现在……这个女人快要成为他的苦恼之一了……他渐渐有了这个不妙的预感。

  眼下,他只有两个简单的选择:再不约她出来,结束;或继续下去,沦陷。

  “雅湛,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两个人走在校园里时,因为实在帅得太秀色可餐,又常常焦不离孟,于是被华人校友戏封为‘连璧’?”

  “嗯。”点头,表示记得。

  “不过因为本人姓李,而不姓夏侯,只好忍痛婉拒这个美称。”

  “嗯哼。”那个正好姓潘的美男子眼睛微眯,等着不姓夏侯的李姓男子把葫芦里的药给倒出来。

  李正棋虽然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勇敢地迎着好友的目光,说道:

  “我们两个人,得到‘连璧’这样的雅称,实在有些愧不敢当的。所以,咱也就不沽名钓誉了,就来点务实的词儿来见证我们的情谊天长地久才是最为理想的。你说是吗?”潘姓男子脸色不为所动,连个哼声也没给,静静等候。

  “雅湛……呃,你觉得……比起‘连璧’这种不切实际的词儿,还不如让别人称我们为……‘连襟’,你觉得是不是更好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