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枕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1 页

 

  “连襟?”眉头终于高高扬起,盛载着不可思议的疑问。

  既然已经起了头,接下来就没有那么难以启齿了。李正棋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道:

  “是的,连襟。事实上呢,我打算成为你最新一任的姊夫。”

  “这是……已成为定局的事呢,还是你未来的计画?”虽然非常非常惊讶,但潘雅湛并没有立即追问李正棋何时跟他的大姨子结识,甚至交情深厚到足以论及婚嫁,他向来是个务实的人,对听故事没兴趣。

  “我计画让它成为定局。”他向来说到做到。

  “喔……”潘雅湛斟酌了下,澹澹告诫道:“但愿你不会认为让一个已经离婚过两次的女人再次进礼堂是件很容易的事。”

  “你不看好我的成功率?”

  “正棋,你知道童家大姊的前两任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吗?”

  “当然知道。第一任是知名的电子新贵,财富榜上的暴发户,高挂商业八挂杂志新富排行榜上的七十二名。专业上很强,生活很低能,根本就是个白目愣头青。在尾牙上被一个小明星随便就给勾引去,毁了婚姻,如今酒色财气玩了一圈见完了世面,打算回归家庭,所以又来缠前妻求复合。第二任是个英俊风流的医生,出生医生世家,说起来还是朱明理家的亲戚。因为跟女病人偷情被女病人的丈夫抓奸成双,赔了很多钱出去,面子也完全扫地,如今还被流放在国外躲羞。童诗手上的所有财富,三分之二来自第一任丈夫的赡养费,另外三分之一来自第二任丈夫的赡养费以及她父母的保险理赔。足够她非常优渥地过完一生。”

  “你了解得很透彻。”潘雅湛承认他知道的还没李正棋多。

  “当然,我想跟她结婚,自然要彻底了解她的一切。她那两次的婚姻对象太烂,正好对比出我的杰出优秀诚恳。”无视好友的自吹自擂,接着道:

  “那你了解她不想再离婚的心愿吗?”

  “我怎么可能不了解?”李正棋最擅长的就是人心的透析。更何况──“我结婚也不是为了离婚啊。事实上这一年多来,我唯一苦思的就是如何缔结一桩牢固的婚姻,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完全不在你设定的标准之内,事实上,差很远。”

  “但我想娶她。”李正棋耸耸肩。他当然知道得为这个决定付出什么,光他母亲那关就会非常难过,更别说其他人了,但这都不能阻止他或教他改变主意。

  “好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看好友虽然笑得一如平常的轻佻邪气,但眼中那势在必得的光芒,证明他的决定已经坚决到上帝降临也改不了。潘雅湛也不想多说什么,只这么问着。

  “祝福我就行了。”当然,如果他能回去策动潘太太,在童诗面前给他说些好话,那就更好了。李正棋非常明白童家一个姑妈三个姊妹里,谁的话最能影响童诗,自然是那个被童诗认定为童家最聪明女人的童瑶了。

  “如果你真能让童家大姊点头下嫁,这声祝福到时—定奉上。不过现在,我得先做一件事。”潘雅湛将一旁待机中的笔电打开,在键盘上打出一串字。

  李正棋绕过办公桌,站到潘雅湛身边,好奇他在搜寻什么。

  “你上T大网站做什么?”

  “找一些短期在职进修的相关资讯。”

  “在职进修?”声音微扬。

  “我一向只专研商事法,民法方面只修过几个学分,了解得并不精细,而且还是在美国修的。我认为有必要挪出一点时间回学校进修,务必将台湾的民法好好研究透彻,以备不时之需。”抬头,对好友温和一笑:“尤其,对手也是学法律的,更该谨慎以对。”

  “……靠!”哑口无言了良久,李正棋只能郁闷地号叫一声。

  “结婚果然不简单。”还在努力将童家大姊变成李太太的李正棋有时不免这样感叹。

  “如果太简单了,怎么对得起你这一年多来的兹兹念念?”身为一个被烦得很辛苦的苦主,潘雅湛这样安慰他。

  “所以你,以及我表哥,才会抱定了一生只结一次婚的念头是吧?”

  “或许吧。”婚姻如饮水,冷暖自己知。

  “肯定是。至少我不是想再结第二次了。”

  “你甚至还没结第一次呢。”潘雅湛揶揄道。

  “快了。”果然,很快,在李正棋正式认识童诗的第八个月,他求婚并结婚。

  然后,由一个“想结婚的男人”变成了一个“终于结婚的男人”。

  再过十个月,他第一个儿子顺利出生,初步化解了婆媳危机。

  当然,结婚不是人生的结束,而是另一段人生的开始,所以那个“终于结婚的男人”为了不想成为“某女第三任前夫”或“最后还是离了婚的男人”,只好继续努力,学着当一个合格的丈夫、当一个好爸爸,然后发现自己还真的满喜欢孩子的,于是夫妻努力合作,又生了老二、老三……

  曾经那个哀怨的、牢骚满腹、条件多多、龟毛到令人发指的“想结婚男人”,终于治愈了婚前恐惧症,在婚姻里被尿布奶瓶淹没,说不上甘之如饴,毕竟养孩子是繁琐又不断重复的劳累过程,足以搞得人心力交瘁。但比起婚前像浮萍一样的生活,如今这样,白天努力工作,下班回家陪孩子玩,然后晚上抱着对他永远温柔体贴的妻子入睡,再没空想生命是否虚度,生活多么无聊,也是一种充实吧!

  他真的没想过结婚会是这样。

  他真的没想过他的妻子会那么不在标准之内。

  他真的没想过自命不凡的他,会如此安于平凡的生活。

  或许,正如雅湛一直以来所忠告他的:正视自己是平凡人的事实,才有机会拥有良好的婚姻。因为过日子,就是这么一件平凡至极的事。

  婚姻,不求最好,只求最适合。他在得到了最适合他的女人之后,终于明白这个真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