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相爷请息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0 页

 

  “娘子别忙着吃醋,还是先救命要紧。”陆朝云一边抱着小皇帝往后退,一边苦笑地喊。

  她头也不回的将手中长剑反掷而出。

  江五海听闻身后利刃破空,不得不侧身回手相挡。

  众人只见锦帛疾飞缠上那把被击飞的刀剑,在空中一个轻旋又回到任盈月的手中。而瞬间那把剑便在她手中变成无数碎片,如雨般疾射而出。

  参与叛变的御林军转眼又倒下一片。

  所有人骇然。

  一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那抹略显单薄的身影。

  任盈月足下几个疾点,跃到陆朝云身边,伸手接过他怀中的小皇帝。

  小皇帝马上抱住她的脖子,安心地依偎在她怀中。

  陆朝云顿时有些不舒服,“娘子,现在怎么办?”

  “走人。”很干脆也很简单的答案。

  “怎么走?”

  “打出去。”

  “行吗?”

  “进得来便出得去。”守在外面的人若是拦得住她,她也不可能进得来。

  “你就只打算带皇上走吗?”

  任盈月忍不住就在大殿里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丈夫身上,抿抿唇道:“你们为人臣子的,为国尽忠是本分,我也不好插手。我当初答应先皇保万庆帝,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便是了。”

  “难道娘子进宫只是为了皇上?”

  “说来还得谢谢相爷,若不是书安送信,今天这事便悔恨晚矣。”

  陆朝云大怒,“任盈月,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夫妻?”

  “男主外,女主内,今天的事情原就不是我该管的。”

  众朝臣一直觉得陆相几乎就是妖孽一样的存在,与他作对统统没好下场,但是今天他们发现,这世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碰上金元公主这样的女人算是他的债。

  “太妃,借你的东西用用。”

  李太妃顿觉头上一轻,长发突然就披散而下,吓得她脸色发白,但双手护着幼子没敢动一下。

  任盈月随手将那把钗环珠翠掷出,然后皱了皱眉,“这些东西当暗器是浪费了点。”脚在地上一踢,挑起一把钢刀伸手接住,抬手就劈开刺来的一剑。

  右督御史摸到自己腕上的一串檀木佛珠,出声道:“老臣这里有串佛珠。”

  “扔过来。”

  他当即扔出佛珠。

  她一刀劈落,衣袖疾扫,霎时之间那串十几粒的佛珠便成了致命暗器,几个朝臣一脱困,急忙跑到陆朝云身边。

  小皇帝像八爪鱼一样攀在任盈月的怀中,眼前耳边虽是刀光剑影喊杀声,心却是从未有过的安定。

  当得到消息的统领御林军赶来时,很快便肃清了宫内残存乱党。

  可是他们最后却发现金元公主和皇上不见了。

  这下,大家又慌作一团。

  一个太医捂着胸口,吐着血,手指颤巍巍地指着一个方向,“在那里……”然后头一歪,昏了过去。

  大家抬头看去,就见圆月之下,皇宫最高的殿王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并排坐在一块。

  很美好,很和谐。

  任谁都觉得打扰他们是件很不好的事。

  很显然,有一个人不是这么认为的。

  金元朝当朝丞相,指着那两人的身影吼道:“娘子,你不是说头发干了就睡的吗?还不回府?”

  小皇帝也忍不住大声喊道:“太傅,姑姑说要保护我,暂时不回去了,让你回去洗澡睡吧。”

  其他人赶紧看天看地看星看月就是不看陆相,这事不能搅和。

  ***

  陆相那张俊脸阴了有半个月,大家都知道这些日子金元公主一直待在宫里陪皇上,因此百官都陪着小心,就怕被相爷的怒火涉及。

  傍晚时,陆朝云终于在宫门口等到了出宫的妻子,脸上这才有些雨过天晴的迹象。

  上了马车就见妻子神情专注,端详着手里的一串珍珠。

  “皇上赏的?”

  “嗯。”

  他抓过她的一只手,半晌没说话。

  任盈月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

  最后,还是陆朝云打破两人之间的沉寂,“月儿,以后别这样了。”

  “什么?”

  “你明知故问。”丞相大人的火气又忍不住冒了上来。

  她蹙眉。

  他握紧她的手,盯着她,“你明知道他们的目标是皇上,你把皇上带在身边就是把所有的危险引到你身上去,你万一出事,你让我怎么办?”

  任盈月阖了下眼,淡淡地道:“你不能出事,你出事,朝中便会大乱,朝中一乱,天下必乱,那不是你想看到的。”

  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紧紧的,颤抖着慢慢闭上了眼。

  她懂他,她一直都是最懂他的人。

  长公主害她,她不出手。

  他没有为她报复长公主,她也没有过怨言,只因她懂他。

  在最危险的时候,她孤身闯入皇宫,将最大的危机揽上身,替他争得时间,争得生机。

  他从不曾对人说自己的心事,可是她知道。

  她从来不说爱他,可是总用行动支持着他,甚至用她的命。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回到丞相府后,任盈月仍旧看着那串珠子发呆。

  陆朝云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也把目光投向那串珠子。

  就算是罕见的极品珍珠,她也不是喜爱珍宝的人,为什么会如此专注?

  “娘子,你到底在看什么?”

  任盈月突然流下泪来,起初是一滴一滴,慢慢成串掉落,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月儿——”陆朝云大惊失色,“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她哭了很久,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那串珠子。

  他捧着她的脸,满眼的担心。

  “这是我母亲的。”

  陆朝云手一顿,眼睛睁大,看向那串珠子,“岳母的?”

  “是我亲生母亲的,任夫人是我义母。”

  他继续为她拭泪,没有说话。

  任盈月的声音充满了怀念,“小时候母亲拿着这串珠子对我说,等我长大了给我当嫁妆的。”

  只是,言犹在耳,慈母已逝,早就物是人非。

  “这里有我当年做的记号,你看。”她小心的转动珠串中的一颗珠子,举在烛光下指给他看。

  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记号,不仔细瞧,几乎发现不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