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酷女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那是个炎热到地表发烫的夏日午后。

  即便是位处在高于地平线的半山腰上,也躲不开这波几乎让人窒息的热浪。

  “妈!我地擦好了,要出去了啦!”一个清亮的年轻男孩嗓音,伴随着一阵在木头地板上奔跑的脚步声传来。

  “怎么这么快?你有认真擦吗?叫守川先去检查才可以出门。”正在书房算账的中年妇人探出头叮嘱。

  “不要啦!大哥那么龟毛,要检查半个小时才会跟我讲结果,我跟阿年和陶可萍他们约好了,不能迟到。”正在玄关穿鞋的男孩说。

  他年约十四、五岁,长得唇红齿白、斯文清秀,小小年纪已经是个美少年,可以想见长大一定会是人见人爱的女人杀手。

  “不要太晚回来,五点半以前要到家。”妇人无奈地由他去。“你晚上还要写暑假作业,不要玩得太晚。”

  “好。”他边说话,人已经冲到门外去了。

  利落地跨上脚踏车,他穿过家门前广阔、摆满盆栽的庭院,一个年长几岁、模样严肃的少年,正皱着眉头蹲在盆栽前认真地挖着土。

  “大哥我出门了!”

  “你的地板……”严肃少年还来不及讲完,脚踏车早就冲得老远。

  夏行森踩着脚踏车溜下斜坡,友伴阿年已经在那里等他。

  “你迟到了。”阿年慢吞吞地跨上脚踏车道。

  “不好意思喔,我妈叫我擦地板。”夏行森笑嘻嘻地道歉。“陶可萍呢?”

  “她刚打给我,说她要直接去溪边等我们。”阿年骑着脚踏车,慢慢地跟在夏行森旁边。“她心情好像不太好。”

  “她爸又喝酒了吗?”夏行森皱起眉头,用力踩着脚踏车往上坡冲。

  陶可萍、阿年和他,三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陶可萍长得不算好看,身材有点圆润,个性老实,经常被附近的孩子欺负,他和阿年看不过去,便担任起保护者的角色,这孽缘一结下,似乎就再也解不开,转眼好几年就这样过去。

  去年他们一起上国中,也分发在同一班,三人几乎行影不离,因此对彼此的家庭状况都很熟悉。

  陶可萍的父亲是果农,虽然收入不丰,生活却也还过得去,只是近几年染上赌博恶习,今年年初还把果园的地给输光了,在那之后就开始酗酒。陶妈妈为了家计,不得不在山上各家果园打零工,陶可萍这个暑假跟着去帮忙,不再有那么多空闲和他们玩。

  但最近,开朗的陶可萍越来越愁眉苦脸,他和阿年为此非常担心。

  “我听我妈说……”阿年努力踩着脚踏车跟上他。“陶可萍她爸好像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听出他口吻有些不安,夏行森放慢车速。

  阿年跟在旁边,吞吞吐吐地开口,“他好像……我是听我妈讲的,她之前也到果园帮忙,跟陶妈妈一起采收水果,所以……”

  “阿年,讲快点!”听不到重点,夏行森没好气地催促。

  “她爸好像会打人啦!”阿年像是下定决心,用力踩着脚踏车迎风把话喊了出来。

  如果车速再快一点,或许风可以把他的话打得破碎,把残酷的现实一并敲散。

  夏行森顿了一下,随即踩上踏板追上去。

  “什么意思?她爸打她吗?还是打陶妈妈?”不管是哪个可能性,都让他心里涌起一股怒火。

  “都有啦。”阿年越骑越快。

  “徐仲年!”夏行森轻易追上他,伸手拉住他的脚踏车把手,硬生生逼他停住。“你跑什么跑?讲清楚。”

  “我不知道啦!”阿年吼了一句,吐了口气才慢慢开口,“就我妈说的啊,前天去果园,她看到陶妈妈跟陶可萍脸上都受伤,陶妈妈说是摔车摔伤的,可是我妈说那个一看就是被打的……摔车不都是手脚关节受伤吗?她们两个关节都没事,所以我妈猜是陶爸爸打的。”

  “那……很严重吗?”想起陶可萍那张圆润开朗的脸蛋,夏行森胸口一窒,闷得无法呼吸。

  “我妈说看来是不会怎样,可是其他人说……好像不是第一次了。”阿年垂下头。

  夏行森突然明白友伴的罪恶感和心虚逃避所为何来。

  如果不是第一次,那为什么几乎一星期至少见两次面的他们,都没有发现?

  “有报警吗?”他握紧拳头。“陶可萍为什么不讲?”

  “我怎么知道?不过等一下你不要问她,她一定很难过。”阿年转正车头,继续往上骑。“好了,快点定啦,她在等。”

  不能问吗?那陶可萍以后该怎么办?他可以告诉老师吗?老师会帮忙吗?还是……他们带陶可萍去报警?可是警察会相信他们吗?如果陶爸爸因此又生气了,会不会再打她?

  夏行森怔怔发了会儿呆才跟上去。

  他决定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帮陶可萍解决这个问题。

  他用力踩着脚踏车,超过阿年,往约定的地方冲去。

  穿过婉蜒的小径、高高的杂草,一条山林间的神秘溪流随即展现在眼前,冰凉清澈的水面上,摇曳着树叶间筛落的细碎阳光,葱郁碧绿的老树下有块巨大的岩石,那是他们三人最爱躺着聊天、睡午觉的地方。

  此刻,却空无一人。

  “搞什么?陶可萍还没到啊?”阿年赶上来,把脚踏车扔在一旁。“刚才还打电话跟我说要先来。她真是乌龟转世耶!”

  “算了,等她一下吧。”夏行森说着,心里却闪过一抹不安。“她可能等等就来了。”

  几个小时后,两个男孩才慢慢意识到,陶可萍或许不会出现,也可能永远不会再出现……

  那个夏天,陶可萍失踪了。

  第1章(1)

  鸿泰建设集团。

  宽敞气派的办公室里,一名威严阴沉的中年男人姿态懒散地靠坐在沙发上,锐利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一手无意识地转动着金戒指,眉宇间透露出一股阴狠之气,令人不寒而栗。

  “你知道,你要求的价格不合理吧?”男人慢条斯理地开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