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酷女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9 页

 

  “所以这几天的新闻都是……”她讶异地问。

  “当然,如果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搜集到温鸿泰的罪证。”夏行森说道。“在我找内奸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会是我最好的伙伴。”

  “内奸到底是谁?”孙念恩忍不住问。

  “能放你走的人,就是温鸿泰在找的内奸。”

  “毛叔?”她更加意外了。“我一直以为毛叔是因为十几年来看我长大,不忍心杀我才和你连手放我走,怎么他会是内奸?”

  “毛叔确实是内奸,他潜伏在温爷身边十几年,就是为了替女儿报仇。”夏行森有些哀伤地说:“毛叔有个女儿,在十岁的时候有次和妈妈去市场时失踪了,毛叔的老婆禁不起这个打击,自责地自杀了。毛叔突然之间失去所有的亲人,悲痛欲绝,但他一直深信女儿虽然失踪,一定还活着,他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女儿找回来。”

  孙念恩没料到平时沉默寡言的毛叔背后竟有这样一段故事,她静静地听着。

  “于是毛叔辞了工作、卖了房子,从此没日没夜地追查女儿的下落,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从某个毒贩口中得到女儿的线索。”夏行森说着,“他知道女儿被人口贩子掳走后,并没有被卖掉,而是在总部里工作。”

  听到这里,孙念恩心里隐约觉得事件和自身有了关连。

  “他千方百计混进那群人渣中,每天等着有一日可以被带到总部去,能见女儿一面,只是没想到,等到他终于有机会进总部的时候,女儿已经过世了。”

  “啊?为什么?”

  “她在总部里帮忙照顾孩子,但经常不听话挨揍,可揍归揍,她对总部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一些小过错打一下就算了。直到有一次,她半夜想带着一群孩子逃走被抓到……才被活活打死。”

  “她……毛叔他女儿是不是……是不是脸上……”说到这里,孙念恩已是泪流满面,她心里已经猜到了那个人。

  “是。”夏行森紧紧抱住她,靠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遇到的是她。”

  眼泪像永远流不完似的,孙念恩哭了又哭。

  为自己,也为那个曾努力想活下去、勇敢帮助别人的生命。

  夏行森不说话,只是陪着她,任她发泄痛苦。

  他知道,她的生命大多数时间都在受苦,她所忍耐的、委屈的,都不曾有人倾听,也没有人在她身边陪伴她。

  可是现在,她有了他,他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丁点委屈。

  当孙念恩慢慢平复情绪,从悲伤中抽离后,才看见身边始终没有离开自己半步的男人。“谢谢你。”她紧紧抱住夏行森,声音仍有些哽咽。“谢谢你帮我做的一切。”

  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替她做了多少事情,为了抚平她过去的创伤,他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对抗势力庞大的温鸿泰。

  如果不是温鸿泰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她或许一辈子都会沉浸在痛苦中。

  他不辞辛苦把她从深渊里救出来,努力把她拖回光明中,甚至愿意耐心地陪伴她哀悼所有的黑暗。

  他不在意她的伤痕、不在意她不够完美,还让她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或许渐渐不丑……甚至有些好看。

  这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无与伦比的幸运。

  “我说过不要再说谢谢了。”夏行森低头温柔吻去她的泪水。“我已经听腻了,一样是三个字,你要不要换别组讲?”

  他的话语让孙念恩不禁破涕为笑。

  她伸手揽住他的颈项,轻轻靠在他耳边,说出了那年夏天没有说完的话--

  “夏行森,我也爱你。”

  尾声

  两年后。

  碧绿起伏的山坡上,依旧是宁静安详的墓园,一座墓碑前,一对年轻夫妇站在那里。

  一旁刚学会走路的幼儿,抱着少妇的大腿正开心地笑着,而男人则弯腰毫不费力地一把抱起,对着墓碑上友伴的照片说话。

  “这两年我们结婚了,一切都过得很顺利。”夏行森跟好友报告着,“我的征信社不得已要扩张了,生意这么好,我真的很烦恼……”

  这种烦恼只是讨人厌吧?

  “还有啊,可萍越来越漂亮,老婆这么漂亮我也真的很担忧……”

  一样讨厌……

  “最惨的是,你看看我女儿,蔚蔚遗传到可萍,可爱成这样……你说说看,当爸爸的我以后会多担心啊……”

  这人到底有没有不讨厌的地方啊!

  “我现在整个就是烦恼很多,赚钱赚到没时间花,老婆漂亮到很危险,女儿又可爱得不象话……所以啊,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

  “保佑你赚不到钱老婆丑女儿不可爱吗?”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陶可萍对老公奢侈到接近无耻的抱怨很无奈。

  “嘿嘿。”夏行森笑了笑,转头对好友捶捶自己胸膛。“好啦,做兄弟的,我们心照不宣,我就不多说了。”

  “阿年,最近我们搬新家了,现在的家离山上近很多,比较方便回来,以后可以常常顺路来看你。”陶可萍语气温柔地说。“对了,我认了毛叔当干爸爸,毛叔现在也住在我们家附近,每天都来帮忙带蔚蔚,我好像真的有了爸爸一样。”

  夏行森伸手揽住她,给她一点力量。

  “还有啊,你记得我跟你提过的温家小姐温月伶吗?”陶可萍轻轻靠在丈夫身旁,继续道:“月伶如今在行森大哥的兰花园工作,她以前真的是大小姐,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愿意做很多粗重的活,让大家都吓了一跳。虽然很辛苦,可是她还满愉快的。”

  “我大哥就没那么愉快了……”想起她以前欺负过宝贝老婆,夏行森到现在想到还是会碎碎念。

  “大哥其实很关心月伶,你不要只看表面。”陶可萍语带玄机的说完,露出神秘的笑容。

  “你们女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夏行森摇摇头,说完马上得到一记白眼,连忙改口,“好啦,阿年,我们先走了,以后会常过来看你,有空也来看看我们啊。来,蔚蔚跟拔拔说再见……”他指着墓碑上的照片给女儿看,女儿不理他,高兴地吃手指头。“啧啧啧!受不了……我女儿实在是太可爱了!你看,你这干女儿是不是越来越像可萍?以后一定美到祸国殃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