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酷女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喊我伶伶就好了。”温月伶被这么称赞,笑得眼睛都眯了。

  “来来,坐下聊。”温鸿泰挥手,一面对着后头那道淡漠的影子下指令。“上茶。”

  “好的。”跟在后头的孙念恩用几不可闻的嗓音应了一声,上前将煮开备好的茶斟上,头始终低垂着,像是遵从小姐的意思,尽可能遮掩瑕疵的容颜。

  但那好听的男中音却不打算忽略她。

  “这位是?”

  “孙念恩,是我前任管家的小孩,从小跟伶伶一起长大,我当自己人一样,有什么需要你吩咐她就可以了。”温鸿泰简单介绍。

  孙念恩垂首奉茶,将热茶端到夏行森身旁的茶几,动作稳定利落,几乎没有人察觉她此刻神经紧绷。

  她以为自己可以完美退开,但那个带笑的嗓音却很近、很低地轻唤了一声,“念恩小姐你好。”

  孙念恩手微微一颤,险些将茶水泼出来。

  “哎唷,没有人这样叫她啦,好怪。”温月伶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行森,你叫她孙念恩就好了。对不对,孙念恩?”

  “是。喊我孙念恩就可以了。”她颔首退到后头。

  “来来,行森用茶。”温鸿泰端起茶杯招呼,转头对爱女说道:“伶伶啊,行森刚从国外回来,准备到我公司帮忙,这段日子会先住在我们家。”

  “真的吗?太好了……”温月伶惊喜地如小女孩般开心拍掌。“我正觉得家里好无聊呢,有个年龄相近的人陪我,多开心啊。”

  夏行森微微一笑,俊眸扫至后头的那抹影子。

  “念恩小姐似乎不太欢迎我?”

  被点名的影子慢慢缩得更小、退得更远,巴不得变成一阵轻烟消失。

  “孙念恩一直都是这样,你不要介意,她脸有疤,所以个性怪怪的。”温月伶毫不委婉地解释,随即扯开话题,“行森,那你要住哪个房间?我带你看看好不好?我家有好多客房,不然你跟我住同一层好了,那间客房很大……”

  看着他们热络的交谈,那抹影子一点一点往厅外移动,慢慢地退出充满笑声的热闹厅堂。

  反正那不是属于她的地方,而她的存在也没有人会在意。

  第1章(2)

  晚上,温鸿泰带着爱女和客人外出用餐,孙念恩终于得以喘息,她把分内的工作做完后,便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发呆了多久,才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

  夏行森……

  握紧的拳头松开,她扣入手心的指甲早留下鲜红的印记。

  她的眼睛突然有点刺痛,鼻腔感到一阵酸楚,那已是很陌生遥远的情绪,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不再出现的情绪。

  深呼吸了好几次,她才勉强逼退几乎盈上眼眶的湿意。

  那个名字,好像从前世挖掘出来的记忆,在她心中埋得很深很深,但此时封印埋葬的过去突然动摇破裂,一点一滴的渗出,让她心脏紧紧揪痛。

  在好久前的某些日子里,她曾一次次大声或无声地喊着他和另一个名字,渴望他们在身边。最绝望的时候,她甚至开始和幻想中的他们说话,而那些幻觉也几近真实,陪着她度过最艰难的岁月。

  只是,幻想中的他们从未长大,永远是以少年的姿态停留在她的记忆中。

  于是某一天,她终于彻底绝望,清醒了,意识到他们永远不会再出现,不会再有人保护她、在她被欺负的时候站在她面前。

  然后,她决定遗忘,忘记自己曾经有过温暖的过去。

  然而埋藏了那么多年,没想到他居然会再次出现,她也没想到再面对他,自己心竟然仍会疼痛。

  夏行森……他变得好多,却又好像一点也没变。仍是记忆中那个好看的男生,有着小虎牙笑容,和带着调侃、无所畏惧的温暖眼神。

  在没有镜子的房间里,她伸手轻轻触踫了下脸颊上凹凸不平的伤疤。

  然后握拳,放下。

  他一定认不出她了,她的名字不一样、样子不一样,全都不一样了。

  而且,就算认出了又如何?她如此想着,努力浇熄内心深处的渴望。

  很早以前她就学会了不要抱持希望,日子比较好过,所有的希望,都只是一种严苛残忍的折磨。

  她摊平手掌,闭上双眼,再次强迫自己的手贴上脸颊上恶心丑陋的扭曲伤痕,只有强迫自己面对绝望,才能活下去。

  那不是你所拥有的,他们不会再回来,永远不会了……

  她在心里一次次反复地说,直到躁动的内心逐渐平静。

  房间里的内线对讲机突然响起声音。

  “念恩,温爷有事找你。”毛叔的声音传来。“在书房。”

  “谢谢。”她深呼吸一口气,恢复平静淡漠的表情,起身往书房走去。

  这几年,温鸿泰对她很信任,或许是因为她安静,也或许是她对人生绝望得太明显,连欲望都消失了,因此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诱惑她。

  温鸿泰是聪明人,他看穿这点,也利用了,所以在某方面来说,她成了他最信任的人。

  孙念恩抬手在书房门敲了几下,自行进门。

  “温爷。”她轻唤一声,抬眸才察觉书房里有另一个身影。“夏……先生。”

  “喊我行森啊,念恩小姐。”那张俊颜冲着她笑得亲切无害。

  她心念微动,连忙垂下头。

  “上次我提过,我要找人处理最近的事情。”温鸿泰没发觉两人间的微妙互动,抚着额头说道:“我决定全权交给行森处理,这件事只有你知道。”

  “是,温爷。”孙念恩被磨练得聪明了,两句提点就知道话中涵义。

  “你明白就好。”他点头,站起身,脸上有些疲惫的神情。“我先去休息了,行森跟你谈谈,看怎么做你配合他。”

  没料到会接到这种命令,孙念恩微微一愣才应道:“是,温爷。”

  待温鸿泰离开后,书房陷入一片死寂。

  夏行森似乎对于沉默没有丝毫不安,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她等了半晌,才用毫无情绪的声音制式开口,“请问夏先生有什么吩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